【旅遊日記】香港記事〈一〉

對於香港的印象其實很模糊,主要是待的時間很短,僅僅三天半。加上那幾日感冒

嚴重,昏沉沉的,整天像幽靈般地走走停停,飄來飄去。

2012年10月初,在香港停留了三個晚上。陪同的友人是半個香港人,從小在香港

長大,因此他領著我瀏覽他的出生地,並且憑著印象帶我吃吃喝喝,拜訪他童年待

過的幾間茶餐廳。那些茶餐廳保留原貌,老舊地躲在巷弄間。店鋪不大,油垢堆積

鋪成,乍看實在不起眼也不怎麼乾淨。 

 

前往香港時搭乘的是中華航空,由於受過日航的精緻款待,且就在一個月以前。因

此這趟華航飛行,看見餐點呈上時不免大失所望。實在太難吃的原故,我沒吃幾口

就擱在那裡等著空服員收走。但肚子還是鬧脾氣,一下飛機後,我便吵著要吃東西。

 

我們下榻的酒店選在九龍的伊東,放好行李後就開始在附近遊走。先是到了一間友

人印象中的茶餐廳用餐。如同上述所言,店鋪的外觀實在舊的可憐,要不是朋友領

頭,我獨自一人實在沒把握走進去。不過這些茶餐廳保留了如此風貌也算是一種特

別的香港印記。其實早在行前我就囑咐過,希望友人能夠帶我體驗「平實的香港生

活」。除去一些連鎖茶餐廳以及觀光客的景點,我希望能夠在限有的時間內,好好

感受香港民眾的日常生活。當然友人還是替我安排了一些觀光客必遊景點,且大量

時間也不過在走路而已。不過單單就茶餐廳來說,我還是感受到了香港居民的生活

切片。

3789623_hk6lkb4_l  

 

 

 

 

 

 

 

 

 

 

 

 

 

第一間茶餐廳位在旺角,這是我抵達香港後的第一餐。凍檸茶、餐蛋麵、絲襪奶茶

與蛋塔。由於太餓的緣故,吃是吃完了,但味道不覺得特別好。友人看我全部嗑光,

好像對於他的領隊觀光能力頗受好評,因而沾沾自喜。我不好意思說只是因為自己

太餓,不過吃到餐蛋麵時,確實覺得挺新鮮有趣的,雖說它不過就是泡麵加顆蛋罷

了。餐蛋麵在茶餐廳扮演的角色,有點像台灣的泡沫紅茶店中基本會出現的雞絲麵。

我在前往香港前,剛好看了鄭嘉穎演的《烈火街頭》他在裡頭不停的進食,每每出

現時,不是啃著蛋塔就是握著一碗餐蛋麵。所以當我親眼看見餐蛋麵本尊時,還是

有點興奮的。

 

對於九龍的印象,最鮮明的無非是大大的招牌,一個比一個大,凸出來插進馬路的

頭頂。最多分店的是Sasa,幾乎每條馬路的巷頭巷尾就會出現一家。不過再怎麼多

的Sasa還是比不過周大福和六福珠寶。每一間珠寶店都在比大的,好像店租不用錢

一樣。

 

這幾年中國遊客的消費力驚人,他們特別喜歡到香港買黃金。香港的服務人員對於

他們可說是又愛又恨吧?記得小時候常常在香港電影裡頭看到,凡是出現大陸人與

香港人起衝突時,大陸人就會嗆著:等97之後你們就知道了!如今已經97後好久

了,許多現象浮出,且有種越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主要原因當然是中國人民的雄厚

消費能力,這讓我們實在不對他們又愛又恨。然而香港人的現實面,在服務台灣人

以及大陸遊客的態度上就一覽無遺。

 

待在香港的幾日裡,身旁總是出現大陸籍遊客。某日跟著友人在逛街,他想進某間

精品店晃晃。由於現在的精品店都有人數控管,我們必須先在門口排隊,一對一對

的被放行進入。我有種置身動物園的錯覺,展示櫥窗裡的各式精品鞋包,頓時變成

長頸鹿和大象。在排隊等候的同時,身後出現了一對情侶,那模樣鐵定不是正常男

女關係。男的氣質像是個暴發戶,土財主,穿著一件名牌POLO衫,領著一個LV

方格包。他身旁攬著一位年紀約25左右的女孩,皮膚白皙,聲調尖銳,操著濃濃

的大陸腔。一開口就說:我們等等去逛迪奧好不好?我最喜歡迪奧的衣服了。男的

安撫她,說等回就去給她買幾套過過癮。我回頭瞄瞄那女的,那女的也瞄了瞄我,

副「看什麼」的模樣,我便轉身不再回頭打量她,卻也在心底默默覺得逗趣。

 

負責迎賓的接待生,站在精品店的玻璃門前,皆穿戴白手套替消費者開門。進入精

品店的幾乎都是成雙成對,沒見到幾個年輕人,在場的不是夫妻就是情侶檔。我假

裝很熱心的在店裡晃著,畢竟那些精品都不是我所能夠消費的起的。我當作散步,

走在鋪著地毯的空調屋子裡一面觀察人們。我發現真正會購買的商品,幾乎都是配

件類的而已,不是皮帶就是絲巾。真正會選購包包或鞋子的人實在有限。他們是真

的想買那些東西嗎?一個鑰匙圈?一個手機套?還是過意不去?又或者是打腫臉充

胖子?

480699_515564648472210_509513000_n.jpg  

〈當季碰上草間彌生與LV合作〉

 

我其實是個非常討厭逛街的人!所以當友人逛著那些精品店時,我幾乎都在夢遊

般的行走。除了大品牌的旗艦店之外,九龍還有許多類似二手包的精品店,店面

大小與擺設近似於台灣看的見的「米蘭站」。但他們又不完全是二手,九成幾乎

是全新的,當然價位也不便宜。重要的是這些店鋪的服務人員,態度極其之差,

大概是她們習慣客人只是走進去看看罷了,所以當你詢問價位時,她們也一副愛

理不理的樣子。

 

我幾度想跟友人抱怨可不可以別再逛街了?但我實在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我們幾

乎都用行走的方式,從下榻的伊東飯店一路步行到維多利亞港。途中經過了許許

多多的藥鋪行,我們在裡頭買了幾瓶水。在香港不像台灣一樣,口渴了就能找到

便利商店。我想我是被台灣每三步路就有一家7-11寵壞了,因此待在香港時,總

覺得周大福都來的比7-11多。

 

307961_515549431807065_1595608210_n.jpg  

 

 

 

 

 

 

 

 

 

 

 

 

待在香港第一晚就前去拜訪了傳說中的「百萬夜景」。實際看見時確實嘆為觀止,

覺得很不可思議。白天看起來那麼普通,一到晚上就變成這付驚人模樣,我驚呼

連連。

 

友人大概是白天逛街逛累了,沒跟我講半句話,我們沉默地倚著欄杆看著眼前的香

港本島。當晚很清爽,風一陣一陣的吹,時序進入秋天了。我們開始沿著碼頭邊散

步。周圍都是觀光客,拿著相機拍個不停。閃光燈啪啦啪啦地閃,也有人拿著單眼

,架起腳架,就為了捕捉夜晚的港城樣貌。

 

當晚我真是累壞了,除了白天逛街累積的疲勞感之外,連日來的感冒未癒,我其實

在維多利亞港時已經開始進入昏迷階段。身體是在行動的,可是精神已經完全喪失。

我們散步告一個段落後,我就吵著要回飯店。當晚盥洗完畢,吞了一顆感冒藥後便

早早入睡。我記得那天還很早,大概晚間八點左右我就不醒人事了。

 

1113.jpg  

 

 

 

 

 

 

 

 

 

第二晚我們約了一位資深記者共進晚餐。友人過去在某唱片公司待過,認識不少記

者朋友。今天相約的溥姓記者,目前居住在香港本島,負責哪些報紙我就不曉得了,

只記得友人在向我介紹他時,提過他是王效蘭的親戚。

 

我們相約的餐廳就在飯店後頭,距離幾條巷子而已。據說是開業許久的西餐廳,店

內裝潢幾十年來沒什麼換過,保留舊舊的英式風格。服務生們均一色穿著白色襯衫,

黑色西裝褲,領口繫著黑色蝴蝶結。他們端著銀製托盤,穿梭在一桌桌的客人間,

遞送毛巾和咖啡。

 

我和友人下午就先到店內訂位,到了晚餐時間,我們先行抵達,坐在被安排好的窗

戶旁邊,等待溥姓記者。約莫十分鐘後,溥姓記者抵達,一身俐落便服,一屁股坐

下就先把褲子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安置在桌上,爾後又用服務生遞上來的熱毛巾擦

手。我們客套地打招呼完後便開始用餐。當晚的主餐是乳鴿子,在它還未送上來之

前,我在腦海裡想像的畫面實在讓我毛骨悚然。好險餐點送上時,它看起來很正常,

吃起來也像雞肉一般,去除了我的恐懼感。我們大啖著乳鴿,聊著「過往」的演藝

圈八卦。

 

溥姓記者與友人聊起當年的回憶,幾乎都是「上一代」的事了。雖說這樣講很不禮

貌,但確實對我來說都是上一代了。因此他們聊起的藝人,我幾乎人跟名字都兜不

上。比方說他們聊起林立洋,我還以為是留著鬍子的林子祥。翁虹我倒是知道。溥

姓記者說前些天才和翁虹吃過飯,翁虹極力想重返演藝圈卻苦無機會與適合的作品

邀約。溥姓記者和友人感慨現今的網路崛起,讓素人都有機會一夕爆紅,根本不像

過去他們要力捧新人時候的花招百出。

 

友人驕傲地宣稱蔡依林當年是給他捧出來的,當他一看見蔡依林的照片時,他想著

這女孩掛著兩條香腸嘴該怎麼宣傳她?於是他想出了少男殺手這個名詞,果然就給

捧紅了。我對此半信半疑,是他捧紅的也罷,不是也罷,反正再怎麼說都不關我的

事,當下我只想好好吃完我的乳鴿子。

 

除了乳鴿之外還吃了些什麼我也沒印象了,倒是對飯後甜點「疏忽厘」覺得很新奇。

那是一種用蛋打成的奶泡,送進烤箱後完成的一道甜品。外觀看起來像蛋糕,表皮

那層的口感吃起來像虎皮蛋糕,而裡頭則是滿滿的白色奶泡。老實說第一塊吃起來

覺得好吃,但吃久很膩。因此到了第二塊時,幾乎是硬塞進嘴裡把它給吃完。分量

很大,我們三人到最後還是沒吃光。

 

那晚友人和記者朋友不斷地重提往事,我則在一旁很安靜地聽。飯後大家喝完咖啡

便各自離去。我因為感冒藥效的關係,依然覺得頭重腳輕,整個人飄飄然地。因此

對於接下來該去哪裡晃晃,當做飯後散步,我完全提不起勁。友人提議去廟街走走,

我看看手錶心想時間還早,要是像前一晚一樣不到九點就入寢,似乎有點浪費了待

在香港的時光。於是兩人便往廟街方向走去,越往廟街走,越發感受到許多在香港

電影裡看過的場景。

 

543381_515553611806647_822336315_n.jpg  

 

 

 

 

 

 

 

 

 

 

 

 

廟街很熱鬧,基本上就是個觀光夜市,充斥著外國旅客。在夜市的主要路線外圍

皆擺著桌椅,近似於台灣的熱炒店。許多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坐在塑膠椅上啃著海鮮。

我們從他們身邊經過,晃進廟街裡的走道,兩旁都是商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小東西。

有印著我愛香港的上衣、鑰匙圈。還有林林總總的包包、皮夾、畫框等。感覺很親

切,就像走在台北的夜市裡。商販老闆們皆配戴霹靂腰包,吆喝著路過人們消費。

從頭走到尾,再從尾端往回,販售的東西基本上都大同小異。並沒有特別吸引我購

買的商品。友人買了一個會發光的鑰匙圈,那只鑰匙圈擺在攤位上時會閃閃發光,

內建某種會感光的物體,只要燈光照到它便會閃爍不停。但在買的當下,我們完全

沒有在意到它必須是「被燈照射下才會發光」。因此買來以後,友人把玩在手中時

才發現怎麼不像剛才在攤位上時,閃爍不停的樣子。我們事後回想才驚覺,在攤位

上有幾支白光燈泡,就架在那些鑰匙圈上頭,當然會閃閃發亮。因此離開了那些白

色燈泡以後,鑰匙圈已變成和一般的裝飾用鑰匙圈沒有兩樣。

 

我笑著友人,說這個讓我想起周星馳的《國產零零漆》裡頭的達文西。達文西拿出

許多武器,其中一樣是「太陽能手電筒」,只要有太陽光照射下,手電筒就會發光。

我一想到這裡便哈哈哈地笑個不停,覺得友人買了個沒用的玩意實在很愚蠢。

 

在伊東居住的三個日子裡皆沒在飯店內用過早餐,每日早晨都是走出飯店,在附近

的餐廳裡用餐。第一次的早餐就吃了某間港式飲茶。我從來沒有一頓早餐吃的那麼

豐盛過,甚至於多到讓我想吐。不是粥就是燒賣,還有奶皇包跟叉燒包,外加幾塊

蘿蔔糕。比起第一次的早餐,往後兩天的日子裡吃得較為清淡。我最滿意的是「奶

油豬」,那是一種烤過的麵包塗上奶油,非常簡單卻意外的好吃。

 

247283_515564421805566_1105073527_n.jpg

 

〈照片中間的麵包就是奶油豬〉

 

用過早餐後,又要開始長時間地遊走。那幾日在香港漫步,我的雙腳彷彿已經不是

我的了,好似很久沒有運動時突然做了激烈的有氧操,也算是平衡了大量進食的後

遺症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香港的夜是如此迷人呀
    版主回覆:(09/15/2013 04:15:33 PM)
    對呀…可惜我用手機拍的,畫質不太好啊!!!請多包涵囉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