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絕美之城》看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

447246625_640  

▲《絕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 2013

la-dolce-vita-poster-l1  

▲《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 1960 

「旅行十分有益,讓人充滿活力。其餘的一切只是失望和厭倦。我們的旅行完全出自於想像,這就是它的力量所在。我們的旅行從生到死,遇見的人和畜牲、城市與事物都出自於想像。只是一部小說,純屬虛構。利特雷說的絕不會錯,何況每個人都會想像。只要閉上眼,它就生活的另一面。」 

《絕美之城》引用法國小說家賽利納的《茫茫黑夜漫遊》當中的一段話做為開頭。電影的一開始,設計了一個砲彈,將這段賽利納的話語,如同一顆大砲般的將觀影者擊醒。重重一擊。

是的,我們都是導演索倫提諾〈亦或者是費里尼〉電影中的夢遊者,生活的一切,全出自於想像。

2000  

這部被譽為本世紀的《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 的《絕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在去年的歐洲電影獎上奪走了多項大獎,也在英國奧斯卡中拿下了最佳外語片。這些獎項的肯定,讓義大利的新興導演索倫提諾,靠著這部《絕美之城》交出了一張絕美的成績單。

但你要說索倫提諾沒有抄襲費里尼嗎?或者應該說是「承襲」比較恰當。看著這部《絕美之城》,很難不與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作為聯想。又不經讓我讚嘆:啊!果然是義大利人才有辦法拍出這樣子的義大利電影啊!

以前有一段日子,我幾乎是啃著費里尼的電影度日。藉由他的夢遊,逃離生活的煩擾。在費里尼的電影裡,有一貫的馬戲團情結與美麗豐腴的女人們。這兩個最大特徵也出現在《絕美之城》裡。雖然表現的方式不同,占據的篇幅也不大,經過索倫提諾的「巧手改裝」後,費里尼最鍾愛的兩大特點,在《絕美之城》裡變成了Party中的射飛刀。

The great beauty 3  

一個穿著豹紋的老女人,身貼在一道黑門前。一個馬戲團飛刀表演者,用幾十道飛刀射擊,老女人的身型雕塑出一具藍色水彩的藝術作品。接著黑門拉開,後方是一組樂團,一位DJ,一場新時代的羅馬盛宴。

費里尼喜愛豐腴的女人,在《絕美之城》當中也會發現一位胖女人的身影,雖然戲分不多,但出場便能聯想。至於馬戲團情結除了那場「飛刀表演」之外,扮演主角Jep的總編輯是一位侏儒。雖然侏儒與馬戲團並不能畫上等號,但作為一種象徵,這樣的巧妙安排也讓我為之驚豔。

The_Great_Beauty_2  

如果從《絕美之城》來看費里尼,最大的幾個符號便是如此。如果要單看《生活的甜蜜》,從角的「身分」設計上就是一大關鍵。同樣身為一個「作家」,一個羅馬作家。寫過一本書,其餘的身分就是一名記者,或者一位中產階級的浮華生活代表。在《絕美之城》中,男主角Jep的生活就是圍繞著美酒女人Party,偶爾作點採訪,這樣子的生活型態與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的男主角Marcello不謨而合。說是抄襲,不如說是故意的。從很多方面來看,我覺得索倫提諾在打造一個新世代的《生活的甜蜜》。因此在《絕美之城》裡,故意放了許多「一看便知」的線索來讓人聯想起費里尼。最直接的表現手法就是男主角的形象。

p1318371022  

▲ 馬斯楚安尼 (Marcello Mastroianni) 

費里尼鏡頭下的馬斯楚安尼,永遠的義大利情聖。這樣的形象已經深植影迷心中,要如何製造新一代的馬斯楚安尼?成了索倫提諾的第一大課題。幸好,找來的演員托尼瑟維洛〈Toni Servillo〉沒有辜負眾望,穿著西裝叼著菸,儘管年紀已大,但如果要我在羅馬跟他談戀愛的,我願意〈小S舉手動作〉 (笑)!

greatbeauty  

▲ 托尼瑟維洛(Toni Servillo)

我個人覺得很關鍵的一句台詞,出現在那場飛刀表演的派對中,主角Jep在噴水池前面遇見一擁有「鑰匙箱子」的朋友。他們看著那座小小的噴泉。噴泉的水面上浮著一盤吃過的義大利麵。

Jep說:「這酒會都不動了!羅馬也不動了!」

la-dolce-vita-2  

試著回想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最經典的一幕莫過於女星安妮艾柏格穿著一襲黑色洋裝,走進噴水池裡沐浴的那一景。安妮艾柏格頂著傲人上圍,像個精靈般地走進噴水池中央,隨後像具雕像,一座完美的雕像。如同劇中Marcello對她說出的台詞:「我從來沒有見過像妳這麼美的女人,妳是上帝創造的第一個女人。」水池中央如雕像般的女星,對應著後方的噴泉雕像。一段戲水姻緣創造了一幕經典不朽的電影畫面〈甚至製造了觀光收入與話題〉。這樣經典的劇,到了本世紀的《絕美之城》裡,變成了一盤party吃剩的義大利麵 (?)

anitaekberg15  

如同那句台詞說的:「酒會都不動了!羅馬也不動了!」不管出發點在於羅馬經濟體制也好,社會現況也好,亦或者是指電影藝術的創作。義大利的國寶費里尼的辭世,是否代表著電影產一代沒落?我猜這應該是索倫提諾想藉由這座小小的噴泉引出的小小感嘆吧? 

看過那座噴泉以後,Jep問著那位擁有多副鑰匙的朋友:箱子帶了嗎?隨後靠著他,打開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門,穿過一道道長廊,宛如迷宮。Jep的女伴問:他是看門人嗎?Jep說:不!他是公主們的朋友。這段設計就如同《生活的甜蜜》裡,Marcello去參加的一場貴族Party中,大家頂著燭台去「找鬼」一樣。他們穿著奇裝異服,穿梭在中世的古堡長廊中。如同鬼魅般地遊走,觀覽一座座的羅馬雕像石。 

在《絕美之城》裡,我覺得最有趣的設計是「3C產品」的出現!已經不再是需要靠著骨董相機,一顆閃光燈拍照還會冒煙的年代了。在新世紀的羅馬城,大家都有iphone,覺得拍得不夠好還可以再來一張!更有趣地是,索倫提諾還設計了一幕整型橋段,如果覺得自己不完美,只要去打針,修修臉。 

「一切都只是戲法!」

《絕美之城》的最後,Jep說。

承襲費里尼《生活的甜蜜》脈絡,製造了一齣新的戲法,完成這部《絕美之城》。這部果然很絕美,每個畫面,每個安排都美到讓人驚嘆!

但在美的背後,卻是無盡的絕望!

mcdlado-ec027-h-64435_0x420  

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其實一點都不甜蜜。他製造了虛華生活中的空洞,上流社會的虛偽。走在美麗女人之間卻製造出更多的感情空窗。如果說費里尼的生活甜蜜是一齣情感焦慮,倫提諾的絕美之城便是生活的絕望。

在《生活的甜蜜》中,Marcello的好友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並舉槍自盡。給了自己對絕望生活三槍斃命。這三槍在《絕美之城》裡更加放大了,死亡籠罩著整個羅馬,從電影一開始,一個觀光客的死亡到Jep的前女友逝世,以及上流社會的好友,一名貴婦的兒子的車禍身亡等等。種種死亡呼應著這座絕美之城,看似絕美,實質絕望。如同電影中出現的台詞,Jep說:「我最喜歡這場party的搭火車了,是全羅馬最棒的搭火車,因為他們哪裡也去不了!」

《絕美之城》與《生活的甜蜜》最後一幕都留給了一位少女的臉龐。在《生活的甜蜜》中,Marcello遇見了一位美少女,而《絕美之城》則是Jep回憶中的初戀臉龐。這兩個臉龐分別表了什麼?生命的純真與希望?我想各自都在影迷的心中有不同的解答。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戲法。

「何況每個人都會想像,只要閉上眼,它就在生活的另一面。」

  

 《絕美之城》預告:

 

☞ 按讚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喲~謝謝大家~( ̄▽ ̄)~

若你喜歡本篇文章,歡迎加入粉絲團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王小琬 您好
    我是高雄市電影館小編-大熊
    本館5月份要上映【絕美之城】,剛拜讀過您針對此片所寫的影評,不知是否能夠讓我將此評分享於我們高雄電影館粉絲團上供影迷延伸閱讀?
    屆時會註明原文出處、作者 <(_ _)>
    版主回覆:(04/18/2014 02:58:52 PM)
    當然好。我很榮幸。
    謝謝你。我很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