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文怎麼了》與近日的捷運喋血事件感觸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首先向江子翠捷運喋血事件的所有罹難者與家屬致意與默哀。

本篇文章,我並不想討論這件事情與鄭捷。我想,各方說法已經夠多了。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我錯過了我媽的三通未接來電,一封關心簡訊,充滿焦急。回播後,母親得知我安然無恙感到鬆了口氣,也對此事件感到震驚與不捨。陸續看見許多朋友在臉書留言,恐慌,擔憂,痛批。各種聲浪湧現,各式談話節目也紛紛討論。

對於這位年僅21歲的鄭捷,最喜歡的小說就是《大逃殺》。我只看過電影及續集。相對地,新聞也舉例了《惡之教典》這部電影。一位記者兼作家的房慧真則舉例了日本漫畫《統夢》與《死亡筆記本》。(原文點我)

我記得以前因為工作關係,當時老闆宴請了某位日本議員。這位日本議員當時提出的政策,不是經濟,不是失業率,而是「降低自殺率」。我當時得知時,感到不可思議。據說,日本社會的青少年自殺率日益嚴重。一個即將參選的議員,喊出的口號不是救經濟,不是提升就業率,而是「拯救年輕人生命」。 (至於這背後的選舉動機與政治議題不在此篇文章的討論範圍)

「我們的孩子怎麼了?」

是這次捷運喋血事件引發出來的大眾嘆息。

如果因為這件新聞,而「突然很關心」自己孩子的家長們,若遇到了有反社會人格傾向,或著正值叛逆期的青少年,或許會被厭惡,唾棄,覺得偽善與噁心?我並不是叫大家不去關心,「來得及關心」當然很好!但我猜,對於反社會人格傾向的孩子來說,偽善,或許就是他們唾棄的首要產物,更別說是宗教或者治療團體的力量了。在我們看來,關心是發自內心的,但會不會,對這些孩子們來說並不是?回想我自己的叛逆期,如果今天「被突然關心」,我一定覺得很噁心。我想說的是,關心,不要做短期操作,也不需演給別人看。就像一個喋血新聞事件,「短期」內造成恐慌,日子久了,人們還不是需要搭乘捷運。一件事情落幕了,不代表關心就跟著落幕了。

雖然本文開頭提到,我不想對這件事情評論,然而還是忍不住做了一點小小抒發。另外一點,有趣又詭異的現象是:大樂透的災難牌。台灣人很迷信 (當然每個國家都是),在江子翠捷運喋血案發生以後,有許多民眾搶著簽所謂的「災難牌」。之前的馬航失蹤事件,也有新聞報導過類似的「災難牌」。有民眾表示,災難牌很容易中,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聽起來,不覺得很恐怖嗎?一些生命消失了,而某些人,靠著這些消失的生命,建築一場「發財夢」。

We-Need-To-Talk-About-Kevin

我們必須聊聊凱文 /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在捷運喋血事件發生時,我直覺聯想起這部電影。有趣地是,早已有許多網友發表感想。近日來在部落格的電影評論分欄,排行榜前幾名的文章中,這部《凱文怎麼了》也占據多數以上,想必許多讀者也都嗅到了這份氣息。

更有趣地是,我原先擬好的草稿,標題是「凱文怎麼了?鄭捷怎麼了?」。已經有一位網友先行一步發表,她的文章也寫得很棒,提供連結給各位參考:凱文怎麼了?鄭捷怎麼了

同時我也找到此篇報導:我們必須談談鄭捷

這些跡象看來,這次的喋血事件,引發許多朋友在這部翻拍電影《凱文怎麼了》達到共鳴,尋找一些蛛絲馬跡,也抒發了一點感嘆。

weneedtotalkaboutkevin

《凱文怎麼了》

這部電影的原著小說,作者為蘭諾·絲薇佛 (Lionel Shriver)。2011年由蘇格蘭女導演林恩‧雷姆賽 (Lynne Ramsay) 翻拍執導,成為當年坎城影展競賽片。

全片充滿「紅色意念」,利用「紅色」進行一場「懺悔」。 (儘管到電影中後段,我認為紅色實在是用得太多了)。

電影片頭,就選用了西班牙瓦倫西亞的「番茄節」作為序曲,讓我感到非常高招。在這個小鎮上,每年固定在夏季舉辦的「番茄節」,用卡車運來幾萬噸的番茄,讓參加者進行一場「丟番茄大戰」。血色的番茄,砸在人的身上,臉上,彷彿傷痕,彷彿血流成河。飾演母親的蒂坦史雲頓 (Tilda Swinton),此時還是一名自由身的新時代女性,她擁有一份好的工作,去各地環遊,享受一場「番茄大戰」。全身上下被「自由」包覆,愛去哪裡就去哪裡。然而,一場邂逅與一次激情,她懷孕了,決定生下「凱文」。

如果說,生下來的孩子註定是惡魔怎麼辦?

Eva (蒂坦史雲頓飾演) 選擇了生下這個孩子,放棄自由之身。然而,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在凱文的生長過程裡,身為母親的Eva確實留下了「傷痕」與孩子心中的陰影。

凱文這一輩子都在與Eva作對。到電影的最後,凱文拿著弓箭,在校園裡進行大屠殺,也殺害了自己的父親與妹妹。徒留Eva一人活著。「活著」是一種受罪,「我無法好好活著,我希望妳也是」凱文似乎在這麼對母親說著。

Eva有錯嗎?

她當然有錯。儘管我尚未讀過原著小說,但在翻拍電影裡,有幾幕Eva的「教導」讓人看了會心疼凱文。並不是又打又罵。而是「訴苦」。有一幕,Eva就對年幼的凱文說:還沒生下你之前,媽媽很開心,如果沒生下你,我早就在歐洲了。

我聽過一些朋友在兒時受過家庭暴力時,聽過來自母親的各種「汙辱」。例如:早知道就掐死你了。早知道就把你墮掉。諸如此類的言語暴力,來自親生母親的情緒化字眼,勢必在孩子心中留下一道疤痕,難以消除。

如果說要預防一個惡魔的誕生,會不會,首先得問問新手爸媽們,你們準備好當父母了嗎?

《凱文怎麼了》留下許多疑問,它不去解釋為什麼,也不告訴你到最後怎麼了。這部電影在敘述一個故事的過程,一位母親的懺悔。如同電影中,經歷喪夫喪女之痛,凱文被關進牢獄。有一天,一對傳教士來到Eva家中,拜訪她時問到:「女士,你有想過你的來生會去哪裡嗎?」 Eva回答:「當然,我絕對會下地獄。」

一個惡魔的母親,一個殺人兇手的幫兇。在電影中,Eva不敢面對凱文在學校殺害的同學父母。這些罹難者家屬,將Eva視為惡魔的製造者。人人都怪罪她,唾棄她。「為什麼不搬家呢?搬離小鎮?」也許觀影者會問。然而Eva留在鎮上,除了可以探監兒子之外,我想,她也在為自己進行一場懲罰。Eva逞罰自己的,並不是沒有把凱文教好,而是「自己為什麼不愛這個兒子」。

「愛」對Eva來說是一個形容詞。一個抽象概念。我在看這部電影時,並不覺得Eva愛他的老公,不愛凱文,或許對後來所生的小女兒多了一點愛,然而,我並未感受到這個母親的愛。Eva只在乎她自己。她還懷念著自由之身,懷念那個周遊列國的自己。要不是那場魚水之歡,她也不會選擇走上人妻、人母這條路。於是,當凱文的屠殺事件發生以後。Eva也對自己進行一場報復,報復自己,嘲笑自己,這些都是自己惹來的,種下的,所以必須自己承擔。

《凱文怎麼了》這部電影相當沉重,在近日的捷運喋血事件發生後,我拿出來重溫一遍。仍然跟第一次觀影時是同樣心得。我很想對所有新手父母說,也是對未來的自己說:身為人父母,你究竟做好準備了嗎?

 

▼《凱文怎麼了》劇照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11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55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22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33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00

 

《凱文怎麼了》預告:

 

延伸閱讀

放映週報 電影英文 — 孩子是最甜蜜的負擔?:《凱文怎麼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