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與兩部翻拍電影

Anna-Karenina321  

第一次看見《安娜‧卡列尼娜》是在米蘭昆德拉的著作《生命不可承受之輕》當中,特麗莎帶著皮箱與一本《安娜‧卡列尼娜》來到托馬斯面前。他們養了一隻狗,取名卡列寧 (安娜的丈夫)。爾後,又在法國電影《刺蝟優雅》(Le hérisson)中,再次遇見安娜身影。當門房遇見日本男人時,他們各自說出的那段靈魂對白:「幸福的人家彼此都很相似,不幸人家的苦難卻各不相同」。

托爾斯泰的這部經典文學《安娜‧卡列尼娜》至今被搬演的電影與舞台劇多達20部。關於翻拍電影的部分,目前我只看了兩部,分別是2012年由喬懷特 (Joe Wright)導演版本,以及1997年由法國女星蘇菲瑪索 (Sophie Marceau)飾演安娜的《浮生一世情》(Anna Karenina)。

這兩部電影各有特色,雖然翻拍文學本身就是一件滿危險的事,至少我是這麼認為。要如何達成讀者的期待?如何捨取?如何製造驚喜?確實挺為難的。過去在看《刺激1995》時,我並不滿意。或許是《基督山恩仇記》帶來的震撼太大,總是不能完全喜歡這部翻拍劇作。

蘇菲瑪索的《浮生一世情》算是較為保守,老老實實的在交代故事,台詞部分也保留原味。我覺得這個版本主要是在看蘇菲瑪索,其他好像不是那麼重要的樣子。至於喬懷特的《安娜卡列尼娜》,老實說我不太喜歡。儘管明白喬懷特希望打造的,超越的,但一切快速閃過,如同「馬戲」,遺失了「安娜」,我覺得相當可惜。

在喬懷特的版本裡,電影的第一幕給了奧布朗斯基 (安娜的哥哥),看見他理髮刮鬍,剃刀特寫,一種危險的暗示。接著一切快速的流動,交代著他如何與女教師私通,妻子道麗發現私通證據:一封情書。因為這個原因,誘發遠在聖彼得堡的安娜前來緩頰,一種另類的「始作俑者」,出於自己哥哥的偷情,導致自己來到莫斯科,遇見年輕情人:佛隆斯基,安娜於是步上哥哥的後塵:偷情。

而在《浮生一世情》中,第一幕則是給了列文,托爾斯泰的化身。電影的最後一幕也留給了托爾斯泰的簽名,算是一種相呼應,也是一種對作者致敬的意味。

 

火車的重要性

「火車」是重要關鍵,這個象徵,載著安娜來到莫斯科,第一次與佛隆斯基會面,一見鍾情。一個慘死車輪底下的守路人,帶給安娜不祥的預感,預告一場悲劇的誕生。結局,安娜來到月台,如同那位守路人,慘死車輪下。

在喬懷特的版本中,利用安娜兒子的火車玩具,帶到這一幕命運鐵軌。飾演安娜的琦拉奈特莉 (Keira Knightley)在火車上遇見佛隆斯基的母親,告訴她自己從來沒有與兒子分開過。

《浮生一世情》裡則保留小說的原始風貌,透過佛隆斯基的母親述說:「安娜有個八歲兒子,從來沒有跟她分開過,因此安娜一直很掛心」。也在「不祥預兆」發生後,演出了佛隆斯基「善心」的舉動 (施捨了兩百盧布)。

我很喜歡在小說裡,安娜回憶起佛隆斯基「善心」舉動的想法。當時安娜與吉蒂談論著這位「夢中情人」,吉蒂問著在火車站裡的一切有關佛隆斯基的事件。安娜說了許多,但她沒有說出那兩百盧布的事。

『但她沒有說起這兩百盧布。因為什麼緣故,她覺得想起這事是不愉快的。她覺得,這裡面有點與她有關的地方,和不應該的地方。』

 

第一場舞會:華爾滋

比較《浮生一世情》與喬懷特的版本,喬懷特打造的「華爾滋」確實很有看頭,緊湊的堆疊吉蒂的不安,看她換了許多舞伴,卻等不到佛隆斯基的邀請。而在《浮生一世情》裡,蘇菲瑪索飾演的安娜似乎比較遲鈍,一直到最後才明白吉蒂愛上佛隆斯基。不像小說裡,安娜本來就已經從哥哥那裡得知這項消息。

 

討厭的指關節作響

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的任何一切,包括壞習慣,似乎都能容忍甚至於覺得可愛。但不愛一個人的時候,這些習慣變的可惡又令人厭煩。在安娜眼中,丈夫卡列寧習慣坳折自己的手指,使關節發出聲音,這一點在後來也成了安娜的眼中釘。綺拉奈特莉飾演的安娜,更是對著丈夫 (裘德洛 飾) 咆哮:拜託你不要再弄出那個聲音了!

托爾斯泰在書中描述:『亞歷山大羅維奇 (卡列寧) 用力一扳,指關節都響了,這個動作,這個壞習慣,把兩手連在一起並拉響手指,總能夠使他鎮靜並使他思想縝密,這精密是他此刻那麼需要的。』

 

安娜的黑色禮服

安娜第一次與佛隆斯基共舞時,身著的那一套黑色禮服,在托爾斯泰的文字裡被描述著:『安娜沒有穿淡紫色的禮服,像吉蒂所斷然想的那樣,卻是穿了領口很低的黑天鵝絨的衣服。吉蒂愛慕安娜,並且設想她一定要穿淡紫色的禮服,但此刻,看見她穿黑色衣服,她才明白,安娜不能穿淡紫色禮服,她的美麗在於她本人總是比那些裝飾更加顯著。鑲著華麗裝飾的黑色禮服在她身上是不顯目的,這只是一個框架,而顯目的,是她自己。』

喬懷特在2012年的版本中,綺拉奈特莉穿著的服裝,讓這部電影拿下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簡單比對一下《浮生一世情》裡的蘇菲瑪索與近期的綺拉奈特莉。

Anna Karenina00 

Anna Karenina11  

(綺拉奈特莉飾演的安娜)

Anna Karenina22  

(蘇菲瑪索飾演的安娜)

 

電影的結尾:生命的體悟

列文,在電影中或許總顯得不重要,如果沒讀過原著的觀眾,會有些許納悶「這個人到底是誰?他出來幹嘛?」。其實列文這個角色很重要,他除了上演與吉蒂的戀愛與婚姻,同時也是托爾斯泰的化身。

在喬懷特的《安娜‧卡列尼娜》中,電影的最後一幕讓吉蒂與瑪麗亞擦拭著列文哥哥的遺體,列文站在門邊看著,對生命有了全新的體悟。在《浮生一世情》中更是詳細的搬演,列文在火車上遇見佛隆斯基,試圖安慰佛隆斯基,說明自己在哥哥去世之後,以及兒子誕生以後的種種,對於生命的認知與感恩。

我購買的《安娜‧卡列尼娜》一書由劉森堯做導讀,導讀第一句話就寫道:《安娜卡列尼娜》是托爾斯泰中年時期的性靈上的自傳。

『他在這本小說中寫出他個人對生命的深刻省思,對生和死等現象的疑惑。透過男女兩性關係與家庭生活的側寫,探討人生不快樂的因素的宿命淵源。』

「宿命」,我想也是這部《安娜‧卡列尼娜》的重要視角。對於翻拍電影,儘管我對喬懷特滿失望的,畢竟曾經那麼喜歡過他的《贖罪》(Atonement)。但這些不斷翻演的作品,或許可以提供一條線索,讓人想對《安娜‧卡列尼娜》做進一步地了解。就像《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電影中的思想那般,一種傳承姿態。但論及高明之處,本文開頭提到的法國電影《刺蝟優雅》就顯得格外聰明許多。

 

劇照 ▼ 1977《浮生一世情》

Anna Karenina1997  

(電影海報)

1997  

(安娜與佛隆斯基)

Anna-Karenina11  

(卡列寧與安娜)

劇照 ▼ 2012《安娜卡列尼娜》

anna  

(電影海報)

Anna Karenina  

(安娜與佛隆斯基)

Anna-Karenina12  

(吉蒂與列文)

anna-karenina22  

(卡列寧與安娜)

 

延伸閱讀

藍色電影夢 《安娜卡列妮娜:蜀道難》

 

 

你的小小鼓勵~是我大大動力

歡迎來粉絲團找我玩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