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山》(Kora)與《練習曲》(Island Etude)|很難想像我們在自己的城市挑三揀四,卻在別人的山裡學習了接受與忍耐!

1320916490ye9b

上個月一位朋友和我聊起西藏,起因是他看了我的文章,得知我剛從廣州回來,他興奮地詢問我關於香港進廣州一事。我當時很納悶,不明白眼前的這位友人,究竟為什麼對廣州這麼有興趣?他熱切的眼光,彷彿我去的不是廣州,而是埃及或希臘。

 

友人說,他想去中國當背包客,少說也要走上兩個月,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打算由香港進廣州,再從廣州進雲南,目的地是西藏,到了那裡預備「轉山」。

 

「轉山」這兩字我聽過,卻不明白其中意涵。愛看電影的我,當然也知道轉山這部片,卻一直沒有興趣找來看。如今因為一位朋友的話,開啟了我對西藏的好奇,心裡默默打算著:「若是可以~明年就去西藏吧!」。

 

所謂的「轉山」指的是一種盛行於西藏地區的宗教儀式。據傳,轉山一圈,可洗儘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免去五百輪迴中的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升天成佛。而釋迦牟尼佛誕生于馬年,要是在馬年來轉山則能增加十二倍的功德,即為常年的十三圈。因此每到馬年,便會吸引各地信徒來此轉山。轉山的方式有許多種,最虔誠的信徒選擇用「磕頭跪拜」的行走方式,通常要轉上半個月以上的時間。一般遊客或登山客,可以選擇騎單車或爬山,甚至是騎馬的方式轉山,通常花費2至3天時間。

 

 

很難想像我們在自己的城市挑三揀四,卻在別人的山裡學習了接受與忍耐 /

 

 

標題這段話來自林可彤的《最後一名的勇敢一書。會購買此書是因為在商業周刊看見了試讀版,讀到了標題這段話引起我的好奇心。(試讀版:點我

 

「他們說,去日本爬富士山有好吃的拉麵,好喝的湯。

他們說,去不丹爬山可以從這個五星級飯店爬到下一個五星級飯店。

很高興我的第一次爬山是在尼泊爾。

我在這裡看見平凡,看見簡單,吃著重複的食物卻分外珍惜。

用著每一滴辛苦搬上山的水覺得不能浪費。

很難想像我們在自己的城市挑三揀四,

卻在別人的山裡學習了接受與忍耐!」— 林可彤。

 

我覺得這段話寫得很好,儘管她去的是尼泊爾,不是西藏。但用這段話來引介今天要介紹的電影轉山(Kora),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轉山》(Kora)2011 — 導演:杜家毅 

 

Kora_2011  

(我只能說海報設計的有夠醜。)

 

此片是台灣與中國合作的電影,劇本改編自《轉山-邊境流浪者》一書。原著作者是謝旺霖,他在2004年意外獲得了「雲門舞集流浪計劃」補助的十萬元,決定用騎單車的方式從雲南麗江出發,最終抵達西藏的拉薩。

 

我還未讀過原著小說,先看了此片,只能說有些遺憾。改編的篇幅太大,失去了原來的「流浪意義」。儘管是為了增加可看性與戲劇性,把主軸換成了「男主角替死去的哥哥圓夢」,這麼老派的故事,加上海報設計的那麼醜(又要再錶一次)難怪不賣座。

 

轉山一片描述一位台灣男孩為自己死去的哥哥圓夢。因為哥哥計劃許久,一直嚮往騎單車上滇藏路線卻不幸過世。男主角為了替哥哥圓夢,不顧一切旳踏上旅程,一路上遇見了各式各樣的人事物。途中也遇山難,也遇關懷。一度食物中毒,一度想放棄。但最終還是來到了西藏的最高峰,來到拉薩。

 

本片可說是中規中矩,傳統的敘事,老哽的支線。可以列作「行腳類旅遊電影」。全片最好看的就只有一路上的風景。綿延的山,壯麗的雪景,其餘的則是有待加強。

 

 

圖片 2.jpg  

(缺氧不缺志氣)

 

因為沒看過原著小說,無從做比較。但是電影中對於「高山症」的描述不多,劇中出現的「缺氧不缺志氣」成了有趣插曲(但也只是一瞬)。比較好玩的一幕是,途中遇見了開車的遊客,他們搖下車窗問著男主角要不要載他一程?男主角堅持要騎車完成。車內的遊客說了一句:「小夥子~加油~我坐車裡都喘。」

 

圖片 1.jpg  

 

男主角在旅程中遇上了一位同伴,電影對這個來自雲南的李曉川反而刻劃地較深刻,讓觀眾知道他學的是甜點,也喜愛甜點。遇上了藏人給他的傳統點心,他愛不釋口,吵著要學。遇難之前還囔囔著回去的時候要與女朋友合開一家冰淇淋店。旅途中,他甚至脫衣表示誠意,就為了看見那一頭的「冰淇淋雪山」。

 

相較之下,男主角張書豪這個人,我們只知道他來自台灣,一個大學生,老哥去世。但是他跟哥哥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刻?究竟是為什麼要那麼執著替哥哥圓夢?唯一得到的解釋是「戀兄癖」(笑)。

 

在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中,導演用穿插回憶的方式描述圖靈的「初戀男友」,呼應他製造的「克里斯多夫」機器。到了電影最後,圖靈依然細心照顧著那台「克里斯多夫」,觀眾的眼淚不禁跟著打轉。因為圖靈已然將那台機器視作已故的初戀男友本人,對於一台無生命的機器,角色之間的關係成立,觀眾買賬,情感油然而生。

 

但是在轉山這部電影,張書豪與單車之間的關係?情感?我們感覺不到。如果把單車當作已故的哥哥來處理,也許這個方向會好一些?然而張書豪只有在一次淋雨後,對著單車發脾氣。那一幕的轉折是什麼?這麼突然?還有好幾幕都是「草草結束」,例如張書豪是怎麼擊退野狗群?食物中毒的他,身體虛弱,醫生竟然只是開了三包藥就放生他?這些小細節沒有好好處理,實在可惜。

 

最可惜的就屬「哥哥」的形象再現。竟然全片是往「戀兄癖」(笑)這個方向走,敘事方式也偏向傳統,那還不如直接滿足觀眾的「老派幻想」,讓已故哥哥在張書豪攻頂後來一場「靈魂再現」,兩人相望而笑。我知道這樣的安排很老哽,但似乎別無他法?畢竟在張書豪辛苦登頂後,我一點感動都沒有啊!張書豪對哥哥的想念,還不及他看見「冰淇淋雪山」時,把李曉川的打火機留在那裡來的感動。

 

 

圖片 4.jpg  

(幻覺:看見山羊與哥哥。)

 

張書豪因為食物中毒,一度昏迷。這一段應該是要表現「鬼門關前走一回」,讓張書豪做夢看見山羊,以為山羊是哥哥。其實他不必說,觀眾都懂,實在不必要喊出「哥~是你嗎?」最敗筆的是隨後哥哥就出現,為了不讓弟弟死亡,引領他的靈魂回到人間。我還寧願張書豪都不說話,讓這一整段只有「動作」,這樣的畫面或許會較唯美,也較能反映出兄弟倆的默契。

 

 

圖片 3.jpg  

 

看到這一幕時,我有稍微感動了一下。張書豪來到邦達72道拐,加上他一路上的辛苦,喪失夥伴…等,忽然看見眼前的山巒,彎曲的道路,我才明白「啊~這就是人生!」

 

公路電影一向都是往「尋找人生」,「尋找自我」的主軸意涵前進。不論是擅長拍攝此類型電影的文溫德斯(Wim Wenders)作品,還是我身邊男性友人一致推崇的《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但是這部轉山,少了這層琢磨,甚至對「轉山」這兩個字也不做解釋。唯有在電影最後,張書豪遇上了正在以「磕頭跪拜」方式轉山的信徒,他在沈默中模仿了祭拜的動作。信徒在最後拿了一疊「風馬旗」給張書豪,讓他得以在攻頂時撒向天空。

 

 

1322245588-1133569519  

 

如果要問我,推薦這部電影嗎?我會說不!除非你和我一樣,打算去轉山,或者對滇藏路線有興趣。否則會認為此片實在「不夠熱血」(笑)。我唯一推薦的還是全片的風景,就說了它是「行腳類旅遊節目」了,haha…。至少飾演張書豪的演員(就叫張書豪)長得滿可口的(笑)。在觀賞本片時,可以看見一路上的壯麗山色,皚皚白雪,單純可愛的藏族孩童,也算是在螢幕前來上一趟「轉山」之旅。若是無法出發,害怕高山症,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導致你不能前往西藏的朋友們,不妨找這部電影來圓夢吧!

 

 

1349365532-838464092  

rdn_4ea9f8ca4863c  

長得有點可口的張書豪(笑)。

 

《轉山》(Kora)預告:

 

 

 

 

《練習曲》(Island Etude)2006 — 導演:陳懷恩

 

120439_5be71388923252b633b0c8d872fa7  

 

從《轉山》(Kora)看到《練習曲》(Island Etude) ,彷彿來到兩個時空,一路從西藏雪景走回太平洋。如果說,《轉山》最美的是山,那麼《練習曲》最美的風景就是人。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

 

 

時常聽見這句話,不外乎就是外國人對於台灣展現的「人情味」念念不忘,一致推崇的關係。曾經看過網友的旅遊文章,描述自己旅行多國以後,看見他們對於文化的保存,城市新風貌的建設與推廣,回頭看台灣,諷刺的說:「也難怪台灣只剩下人情味了。」

 

《練習曲》一片,我自認為比《轉山》更難觀賞。平實的風景,由於路線沿著海岸,導致整部電影幾乎只是海景。每逢一個新景點就遇上新的人,新的人又帶來新的故事,全片彷彿是「台灣36個故事」一般,硬是將「政治議題」「環保意識」融入這些小人物的故事裡頭,實在牽強。

 

 

圖片 5.jpg  

(旅途中遇上的一群原住民。)

 

我很喜歡片頭,男主角從太麻里出發,沿路遇上許多民眾向他比「讚」!其中一群原住民,操著口音呼喊:「喂~朋友啊!你要去哪裡?」這一幕讓我會心一笑,保留了原住民的熱情,彷彿台灣各個角落皆是朋友般,利用這股熱情揭開序幕確實能吸引目光。

 

可惜劇情一再重複,就說了是「台灣36個故事」(笑),不斷拜訪新朋友,聆聽新故事,埋葬了景色,略為可惜。

 

  

圖片 6.jpg  

圖片 7.jpg  

圖片 9.jpg  

(遇上的第一群人:電影劇組。)

 

男主角阿明為期七天的單車環島之旅,第一個碰上的是電影劇組。這一幕的手法彷彿是超現實主義般地複製了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電影風格。不難將這一幕與費里尼聯想在一起,甚至也聯想起安哲羅普洛斯(Angelopoulos)在《霧中風景》(Landscape in the Mist)裡,安排的一支劇團演員。

 

鮮豔的服裝配上太平洋的海,童趣的色彩為這段單車之旅揭開了新鮮的局面。但我的抱怨又來了(笑)…因為我實在不明白這當中有何關係?何況是那些「一點也不重要」的台詞。

 

 

圖片 10.jpg  

(旅途遇上的第二個角色。)

 

當阿明遇到這個角色時,我還以為他是日本人。一開始只見他對著投幣式販賣機咆哮,說著「一點也不ABC腔調」的英文髒話,所以我推斷這個角色是日本人。畢竟日本的販賣機都很給面子,絕對不會吃你的錢還不給你飲料。結果沒想到他是台灣人,而且還是從加拿大回來的ABC(噴飯)。

 

這個角色為什麼要出現?只為了留下一隻手機,引領阿明去花蓮?阿明去了花蓮以後,也沒去看海,也沒去賞鯨,反而是跑去這位ABC家裡「觀戰」(母子爭吵)。此時我才明白:「好吧~你要說的風景是人!」(攤手)。

 

 

圖片 11.jpg  

 

hahaha…放這張純粹是因為,楊繡惠在本片也未免太正了!(笑)

 

平時都是在康熙來了看見她,不覺得她漂亮,但在這部電影客串一角,保養之好的皮膚跟身材,不愧符合「最美的風景是人」這項標題!

 

 

9  

(旅途遇見的第三人:來自立陶宛的女孩。)

 

這個角色也是出現的莫名其妙,令人一頭霧水。她唯一的貢獻是說了一句台詞:「我的家鄉沒有山,你們這裡卻到處是山。」說完這句之後的海邊漫舞,吹風假裝自己很浪漫…巴拉巴拉…真的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4bc449f4d723f    

 

 

台灣電影現象與鄉愁 /

 

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電影總是充滿著「鄉愁」?不管是《海角七號》《翻滾吧!阿信》,還是《看見台灣》。每一部電影都充斥著對台灣這片土地的一種「思念」,但明明我們就生長於此,敘說的也是這片土地的故事。然而這些電影的骨子裡,埋藏的卻是「對台灣的一種懷念」,不管懷念的是人還是土地。

 

我不知道是不是劇本必須要從這個角度出發才可以領到輔導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影系的教授們都是這樣「警告」同學,要他們「保留台灣文化」。所以這些專科學生們拍出來的電影,都必須在劇中加入「歌仔戲」,「布袋戲」或者「夜市文化」,「陣頭文化」,「總誧師」…等(當然有些是導演自己的夢想)。

 

所以在台灣電影的現象中,我們可以看見,除了蔡明亮保有他一貫的風格和想說的故事,侯孝賢與楊德昌的長鏡頭語言之外,台灣的新銳導演中,幾乎都是以「鄉愁」為出發點。為什麼我們明明就活在這塊土地上,卻像是異鄉遊子般的思念他?這一點是我覺得很奇妙的地方。

 

 

508811219_687b20cab7  

 

如果《轉山》(Kora)是「行腳類旅遊節目」,那麼《練習曲》(Island Etude)就是「台灣36個故事」的類型新聞專題,從這個角度出發,你就會知道我究竟推不推薦這兩部電影了(笑)!

 

兩部作品都各自擁有「美」的地方,也同時擁有極大的缺憾。不論這缺憾是來自於劇本的不足,還是導演壓根沒想清楚自己究竟要拍什麼。但我還是一句老話:去看吧~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何況無法成行的我們,也只能在螢幕前面過過乾癮,看著別人去流浪了。是吧?!

 

有個題外話是,我覺得台灣劇本始終犯了一個錯誤「什麼事都用說的」而不是用「演的」。這一點我也曾在許多影評內提出過很多次了,講到我都煩了(笑)!可是台灣劇本老是老是老是犯這個錯~讓主角每次每次每次都用講的!深怕觀眾幼稚園沒畢業,更怕觀眾是白癡一樣。比如說:男演員肚子痛,急著找廁所,否則就要拉屎在褲子上了。好的電影用「演」的,台灣許多電影則是讓男主角說:「幹~您杯要上大號啦~我快拉出來了啦!幹!」。

 

我想這兩部電影還是還是還是一樣犯了同樣錯誤!讓我再度再度再度覺得厭惡!台灣編劇們~加油好嗎!?

 

 

 

《練習曲》(Island Etude)預告:

 

 

 

 

最後補充:最後一名的勇敢 — 我挑戰的不是喜馬拉雅山,而是自己 / 作者:林可彤 

 

35010172b  

 

如同我在推薦《轉山》(Kora)這部電影時的想法一樣,若你對西藏一帶或尼泊爾有興趣就買吧!又或者你是對林可彤有興趣(笑)!

 

我本來就不期待此書會像三毛的《撒哈拉歲月》那般,用細膩風趣的文字帶來第三世界的風采。林可彤就是位女明星,可愛樂觀的性格表現在她的文字上。全書就是一般藝人出書的風格,幾乎是自拍照,可說是「臉書的狀態集結」。

 

若你是要上山的朋友,此書可以參考的資訊並不多,除非她公佈她看的家醫科是哪一間診所(笑)。否則本書只能算是她的個人日記。因此,你要是對林可彤有興趣的話,那就買吧!其餘的旅遊資訊,還不如上背包客棧爬文哩!

 

 

IMG_8946  IMG_8947    

 

 

  [ 延伸閱讀 ] (舊文連結) 

 

侯麥 (Eric Rohmer) 四季之《春天的故事》:權力過程 & 空間與暴力關係 

罪無可赦(Only God Forgives): 構圖天王&手的意象 

淺談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與兩部翻拍電影 

從《惡鄰纏身》看《派對X計畫》以及派對文化 

從《絕美之城》看費里尼的《生活的甜蜜》 

 

 

 

喜歡這篇文章的你,幫忙按讚喔!謝謝大家 

也歡迎加入粉絲團~

 

S.Wan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若是台灣片, 我推薦流浪神狗人
    若是中國片, 我推薦 可可西里
    直覺想到的兩部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