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卡比莉亞之夜

tumblr_lp36j7avtc1qhpkajo1_400  

[ 馬黛茶 ]

 

 

手拿馬黛茶,走路去找房。馬黛茶喝起來像補牙時,牙粉的氣味。陪我一同找屋的友人說:「喝起來與記憶中不同。」他接著說:「阿根廷人都喝這個減肥。」

 

前幾日在規劃旅行,想著去古巴,也想去阿根廷。看見一篇文章描述切格瓦拉與馬黛茶的關係,今日去便利商店就看見馬黛茶身影。可惜,這大概是改良過的,與傳統的阿根廷馬黛茶可能大相徑庭?口中含著改良過的馬黛茶,心裡想著切格瓦拉,怎麼會愛上這種牙粉的氣味?

 

「革命我懂一點

沼澤的水淹過長征的膝蓋

他愛的唐吉珂德我也懂

與他同一時代的傑克加洛克在路上我也懂

同樣的事物逼近我

用不同的形式」

 

 

同樣的事物逼近我,用不同的形式。

 

似乎每隔一段時間,一段過往就會出現,不斷輪迴。包裹著新鮮外衣,但裡子是同樣的,換湯不換藥。這或許就應驗了,同一種性格的人,註定遇見同樣性格的人們,物以類聚,周而復始。而我,有點膩了。

 

 

 

 

[ 電音 ]

 

 

我最近遇到一個男孩,喜歡聽電音。他說:我覺得會聽電音的女生很酷。我不懂酷在哪裡?

 

電音播了一整夜,我很疲倦。過去有段時期,天天聽電音。朋友們討論著各種流派,Techno,Trance,Electro,Breakbeat,House,Minimal…巴拉巴拉巴拉。一些男孩圍在電腦前,批評誰誰誰的混音做的不好,讚嘆著誰誰誰的混音真是一絕。曾經有段時間,玩在一起的男孩開了一間店,隱身在一棟老住宅的騎樓下,販售各種DJ用具。對我來說,那裡就像釣魚用品店,無關於我。架上擺著各式黑膠,電線,打碟用品,在我眼中全是蚯蚓,釣竿,釣魚線。

 

男孩們對電音都還有些頭緒,有些甚至是著了魔,借錢欠卡債就為了買產品道具。女孩們陪著聽電音,每個人的手機鈴聲或來電答鈴都一致性的選用Late Night Alumni的EMPTY STREETS。

 

我們在一起玩樂很長一段時間,跑遍台灣各種大型派對。春吶,萬獸,白色,馬沙溝。我連舞都跳不好,我很懷疑我是怎麼度過那些歲月?

 

他們說,派對邀請的百大DJ很擺爛,有一位甚至播的是CD而不是現場打碟。跳針跳了好幾次也不管,反正底下的人有大半如我一樣聽不懂。而另一半的人不是在爛醉就是在ㄎㄧㄤ 。我只覺得手腕上的入場手圈很漂亮,通常都是螢光色。螢光橘,螢光粉,螢光白。閃閃亮亮的圈住我,伴隨我度過一整夜。我們總是圍成一圈在聊天,大聲聊天,隨意亂舞。

 

全部派對裡頭,我最喜歡馬沙溝。一群人開車從台中南下,抵達將軍澳以前迷了路,在黑暗中摸索。同車的人大聲罵髒話說著:「靠腰啊~這是哪?」。那時候還不流行汽車導航,大家也都沒有Google Map。誤打誤撞回到正途,從晚上八點鐘進入會場,一路嗨到早上。晨曦從一旁的海岸線亮起,大家都很疲倦。最後一位DJ播放安可曲,一夥人緩緩走向沙灘,捲起褲管踏浪。我永遠記得海潮打上來的觸感,腳掌埋在沙子裡,一圈一圈的融化腳印。

 

唯一一次去的春吶也是在那個時期,墾丁大街上擁擠的人群,根本吃不到一間餐廳,便利商店門口全是人跟垃圾。喝醉的人隨意亂小便,疑似嗑藥的駕駛開車撞上安全島。因為太遲了訂不到好的民宿,大家擠在同一間房裡睡著地鋪。因為等第一個人而又等了第二個人,舉一反三,就這樣遲遲地,遲遲地,遲遲地,永遠都吃不到晚餐。說好五點半出發,大家拖到八點半才終於坐下來吃一頓飯。主打地中海風格的餐廳裡,有穿著賽車服裝的酒促女郎,當時的男友跟他的好友們故意鬧著酒促女孩,我在旁邊一心只想吃晚餐。

 

春吶回程的路上,大家總覺得不夠盡興,竟然在車裡播起電音,甚至播了蔡依林的愛無赦。就這樣一路聽著電音一路開回台中。沒有人想睡(除了駕駛吧我想)。總之,那是一段每天聽電音的日子。

 

不再聽電音的時候,尤其是開車時,只要聽著電音就想睡,不管那是Minimal,Trance,還是Breakbeat。對我來說,那就像是蚯蚓,釣竿,釣魚線。

 

我不知道開店的那位朋友現在去了哪?店是不是收了?當時候一起討論電音的那些男孩們,現在究竟成了什麼樣?我也無從得知。我只知道有一次,一個朋友來到我家,正巧電腦播放著Late Night Alumni的EMPTY STREETS。從未與我聊過電音的朋友驚呼了一句:「妳竟然在聽這首歌,好懷念啊!」。我才終於明白,電音之於我們,不是電音本身,不是百大DJ,而是一段逝去的歲月。

 

在侯孝賢的《千禧曼波》中,舒淇飾演的Vicky最後來到北海道的夕張,在一片皚皚白雪下,埋葬了那一段電音歲月。若是現在你問我,聽電音很酷嗎?我一樣會覺得,哪裡酷了?對我而言,那始終像是蚯蚓,釣竿,釣魚線。但是馬沙溝的海,春吶的混亂,關於那一段逝去的歲月,我的青春,我會說,是啊!聽電音很酷。

 

 

 

 

[ 寫給卡比莉亞之夜 ] 

 

 

瑪莉亞獨白:

 

我本來在河邊奔跑,以為我看起來就像少女一樣,他會愛上我的活潑天真又可愛,想不到他奶奶的一把推我進河裡還搶走我的錢包。還真的有人會為了三千里拉謀殺害命,什麼愛我永久都是屁話!喂!三千里拉耶~大哥!有必要為了三千塊跟我搏感情那麼久嗎?靠!

 

沒關係!老娘總是要吃飯,我繼續做我的阻街女郎。結果你猜我今晚遇見誰?大明星耶!他邀請我去一家夜總會,拒絕了朋友的邀約,因為他說他「正在陪一位朋友」,嘿嘿!我很特別吧!離開夜總會,我去了他家一起吃晚餐。他家好大好漂亮,裡頭養了好多珍禽動物。我實在忍不住對他說:我知道你是誰,你演的每一部電影我都有看。本來結屎臉的他終於展開笑顏與我攀談。其實我本來就不覺得我會是他的菜,也不可能會跟大明星交往。我只是想今晚真是走運,做到一筆生意而且還是個大明星,回去還能跟姊妹們炫耀。沒想到他女友跑來哭哭啼啼,我被迫躲在更衣室裡頭一整晚。他馬的,早知道就把晚餐香檳都拿進來!害我這一夜躲得又累又餓,幹!

 

ok!fine!你以為我的衰事結束了嗎?我去向教會許願那些糗事就別提了,說起來我也覺得丟臉,總之,我來到劇院想看場表演,聽說是魔術師還是催眠我也搞不清楚,就這樣被邀請上台。催眠的過程在幹嘛我根本忘光光,我只知道當我在台上醒來以後,全場滿是笑聲。台下的人對我指指點點,我還想說靠腰咧~我是露點還是怎樣?台下觀眾賴在劇院門口死都不肯走,幹!我超想立刻大喝幾杯灌醉自己。總算等到劇院關門,心想大家應該走光了,我想快步離開,手刀衝回家裡。好死不死背後有個聲音叫住我。我回頭一看,是個男的長得還不賴!那男的說了一堆屁話我根本不想聽,我只想回家大吃特吃我的消夜。那男的自我介紹說他叫奧斯卡,之後就說了一堆話,內容大致上是說他很欣賞我,找到共鳴,很難得在這世界上有人和他一樣。

 

靠!騙小孩嗎?老娘也算是身經百戰了,少在那邊拿這套話素來唬我!想不到他真情流露,說中我心裡的願望,想要成家立業!他馬的!這招整個打中我!好啊~我就來看看你還想說什麼?一次約會,兩次約會,三次約會,幹~一直不親我是哪一招?我真的覺得自己很蠢很白癡,我想結束這段關係。我對奧斯卡說:我們這樣的關係到底算什麼?我真是覺得夠了。奧斯卡突然說:我們結婚吧!

 

我們結婚吧!

我們結婚吧!

我們結婚吧!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我心裡想:幹!你竟然使出大絕招!我們才見面幾次,你根本還不了解我,就想要跟我結婚?我對奧斯卡說,沒想到他很堅持!我立刻手刀衝回家,我在飛,我在飛!我想告訴每個人:是的!老娘他媽的要結婚了。我立刻賣了房子,東西全都不要了,我要跟奧斯卡一起搬進新家,全部重新來過。他想開間店,我會全力支持他。我去銀行把錢全部領出來,要和奧斯卡一起遠走高飛。是的!我在飛~我在旋轉。太陽好大,陽光刺眼,眼前一切都像是場幻覺。我看著奧斯卡問:你不想親我嗎?突然發現他的手掌冰冷,他在冒冷汗。當我發現不對勁時,我們已經站在懸崖邊了。

 

 

 

 

[ 備註 ]

 

1. 第一篇馬黛茶中,「」內文字來自夏宇詩集Salsa。

2. 卡比莉亞之夜(Le Notti di Cabiria)是義大利導演費里尼在1957年的作品。描速一位善良純真的女子,不斷在愛情中遇人不淑,遭遇欺騙與苦難的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1.我要認真來看你喜歡的電影了
    2.聽電音的女生很酷, 應該是因為很少人能真正享受那種音樂吧~
    3.我喜歡聽電音是因為, 不需要酒精或煙或女人, 很棒的電音和氣氛, 我和朋友便可以跳舞跳到虛脫, 那是我唯一少數有自信的時刻, 一個短暫, 卻能夠完全開心活在這個世界的時間
    版主回覆:(05/12/2015 08:40:39 AM)
    1. 歡迎
    2. 不知道怎麼回
    3. 等你一起去Ibiz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