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與本能 │ 從張哲秀的《煉獄島》(金福南殺人事件的始末)看金綺泳作品裡的女性情慾

201271603

談起韓國當代導演,你會想起誰呢?奉俊昊?朴贊郁?還是金基德?這三位早已在國際各大影展間嶄露頭角的導演們,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觀眾群,也培養了一票死忠班底。以金基德為例,長期堅持拍攝獨立電影的他,目前在韓國已有一支號稱是「金基德使團」的「軍隊」(笑)。包括趙昌鎬(《彼得潘公式》Piteopaeneui gongshik, 2005)、全宰洪(《美麗》Beautiful, 2008、張勛(《無間道之殺手遊戲》A Movie Is a Movie, 2008)和本篇要介紹的張哲秀。這四人拜師學藝,長期跟在金基德身旁,參與過多部「金氏」作品(但其中的張勛因為背叛金基德,傳說是偷取劇本而與師傅金基德不再往來!導致金基德抑鬱四年,跑去山中隱居,因而有了《阿里郎》(Arirang, 2011)。

今天所要聊的這部電影《煉獄島》(Bedevilled, 2010)就是出自金基德其中一名徒弟張哲秀(Cheol-soo Jang)之手。以一部「處女作」之姿邁向國際影壇,甚至躍進坎城影展,被譽為是「最有金基德風格的作品」,但我卻覺得是師承金基德,脈絡盡是金綺泳!

那麼,誰是金綺泳(Kim Ki-young)呢?如果提起《下女》The Housemaid這部電影,或許大家就會有印象。但這裡指的是1960年版本,而不是2010年新版。

金綺泳在韓國60年代拍攝了多部與女性情慾有關的作品,最為人廣知的就屬《下女》The Housemaid, 1960),其後接連拍攝了「下女三部曲」的《火女》(Woman of Fire, 1970)和《火女82》(Woman of Fire 82′, 1982)等,總共二十多部影片。然而,年代久遠,多部作品早已不再復見。幾年前透過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的專題介紹,甚至連馬丁史科西斯(Martin Scorsese)也跳出來幫忙參與金綺泳作品的修復計劃,才得已讓這些經典畫面再次呈現於屏幕之中。

  關於《煉獄島》(Bedevilled, 2010)  

又名《金福南殺人事件的始末》。由於我本人比較偏愛這個名稱,因此以下統稱《金福南》。我本來就不是喜歡先看劇情簡介再去看電影的人,然而本片的片名已有提點作用,說明了金福南會殺人,而電影就是要交代她為何會殺人的過程。改編自韓國年度優秀劇本大賞的同名作品,作為張哲秀個人的首部劇情長片,上映短短幾周衝出票房好成績,並以黑馬之姿入圍2010年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週競賽。

BedevilledPoster  

  從金福南看無知,欲望和本能 /  

韓國的大男人主義早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每次看南韓電影,總是很佩服他們的「腳力」。只要是男性暴怒時,他們的「踹功」堪稱一流(笑),不論踹的對象是男是女。在這部《金福南》裡,我們看見了典型的傳統女性在面對沙文主義時候的容忍與脆弱。有趣的是,電影中的女主角其實有兩位,一位是金福南,另一位是她的兒時同伴海媛。

海媛這個角色被設定為離開小島,前往首爾生活的都會女性。長期在金融界討生活,面對都市裡的你來我往,爭鋒相對。以為人際間的心機算計只存在於大都會,於是在被辭退了以後躲回小島渡假,卻面臨了一場極為荒謬殘酷的人性考驗。

如果金福南和海媛是一組對比,一個傳統農婦和一名都會女子。即便劇情沒有特別說明,但是憑著想像我們便能猜測她們兩人的教育程度。「女子無才便是德」是金福南一再強調的,理由是她丈夫的姑姑(整個島上的傳統)也代表了傳統農業社會給予女人的觀念:女人家就是要嫁老公,柴米油鹽醬醋茶,讀什麼書呢?但是金福南是嚮往的,嚮往讀書,嚮往首爾,更是嚮往成為像海媛一樣的獨立女性。

人類若是沒有祖先遺留下來的智慧與後天的教育學習,那麼跟野獸會有什麼兩樣呢?情慾和生存的本能是動物的天性,在這座「煉獄島」中,僅有三位男性,金福南的丈夫和小叔,以及一位沈默的老人(是否為失智?並無交代)。島上的其他居民皆為女性。(這樣的設定與金綺泳的《異魚島》非常相近,會在底下慢慢說。)在這座島上並無「教育」可言,在他們的世界裡,所謂的教育就是代代相傳的「經驗」。這些經驗包括耕作,捕魚等生存技巧,另一點就是「傳宗接代」。但是島上僅僅只有金福南一位年輕女性,卻要迎合兩位男性角色,「亂倫」早已不是道德淪喪的代名詞,而是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如果知識可以帶領一個人通往更高層面的自我肯定,降低野獸的本性,那麼金福南會變成怎樣的女性呢?在金福南的世界裡,唯一的希望是「那條船」,通往首爾的唯一交通工具。想要離開那座煉獄島,最好的方式只有逃亡。逃往到心目中的天堂:首爾。在金福南的心中,首爾彷彿就是解脫,就連給女兒畫畫的素材也堅決反對讓她在首爾旅遊手冊上頭塗鴉。諷刺的是,海媛卻是為了逃離首爾的爾虞我詐才回來小島。

金福南的殺人動機,除了長期遭受虐待與各種不公平待遇之外,最後壓死駱駝的稻草是來自於海媛的冷漠。種種契機讓她拾起鐮刀,「砍」盡殺絕。然而,這些手段可以看作是金福南的「動物本性」。當她殺紅了眼時,對金福南而言,唯一的救贖就是「報復」。報復纏繞著她,陪同一起上船來到首爾(她心目中的天堂),但最後仍是在這片天堂裡,持續自己的動物本能,趕盡殺絕。

  單獨來看海媛 /  

其實我覺得最有趣的角色是海媛。從小和金福南一起生活在小島上,長大後在首爾做金融業。電影開頭全是海媛在首爾的生活片段,透過鏡頭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女的很機車」(笑)。對應到劇情中後,金福南對她說的:「妳真是不親切!」。

冷漠是海媛的代名詞,各種袖手旁觀的行徑造就金福南成為殺人怪物。然而,這些「防備心」或許也可以看作是一種「島上教育」。來自煉獄島的海媛,在首爾的生活處處防備,表情默然,態度冷冽。在銀行裡,以為遭到晚輩的戲弄,這些舉動彷彿是種「劣根性」,從「島上帶來」的。對應到金福南在復仇時的屠殺,才發現不管是海媛還是金福南,皆是「這座煉獄島的產物(怪物)。」

也正因為片頭描述了海媛的性格,所以當金福南懷疑丈夫性侵了自己的女兒,跑去找海媛求助時,海媛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怒斥金福南在說謊。因為前面的堆疊,導致這個情況發生時,觀眾很容易的就接受了(因為這女的很機車)。同時也形成了一種諷刺的幽默,心中OS:誒…金福南!妳還真的找錯人咧!(笑)

  電影美學 /   

雖說是師承金基德,但我覺得本片的拍攝手法還是偏於傳統(張哲秀後來跑去拍了《偉大的隱藏者》。)倒是有幾幕過場我覺得很棒。

金福南1.jpg  

(小時的的金福南低著頭,下一個鏡頭轉到長大後的金福南抬起頭。)

金福南2.jpg  

(咦?桃太郎?!hahaha…。從小時候的低頭,轉到長大後的抬頭。)

金福南在開始大屠殺之前的寧靜表現,我覺得處理的非常優秀。她先是走到一群婆媽前,拿起礦泉水,而鏡頭中可以看見,與礦泉水共同擺放的是鐮刀。

金福南7.jpg  

金福南5.jpg  

(金福南猛灌水,這場「暴風雨前的寧靜」表現得非常優秀。)

金福南8.jpg  

(金福南放下礦泉水,拾起鐮刀。)

還有一幕我也很喜歡。片中的「姑姑」(也是很機車的女人)與海媛一起站在懸崖邊的鏡頭。此時的海媛已經得知金福南的丈夫疑似性侵自己的女兒,為了求證,海媛到懸崖邊關切小女孩。不料那個很機車的姑姑就站在身後,趕走小女孩,意圖警告海媛不要多管閒事。

在這個鏡頭中,很機車的姑姑先是踹了一腳,把小女孩的課本踹下懸崖(因為女子無才便是德),另一方面也是警告海媛。此時我們便感到威脅,很機車的姑姑究竟會不會也一腳踹很機車的海媛下海呢?

金福南3.jpg  

幽默的來了… 在上一個鏡頭中,主宰者是那位「很機車的姑姑」(上圖中的黃色衣服)。然而到了金福南大開殺戒時,同樣場景,主宰者卻換了角色。

金福南9.jpg  

很機車的姑姑被逼到懸崖邊。同樣場景,不同時空,主權的運動交換。這樣的巧思我覺得挺趣味!

幾個小細節也處理得不錯。當出海的男人們回村莊時,發現異常寧靜。他們走過農田,踏過採收的馬鈴薯,幾顆馬鈴薯上沾著血跡。預告一場大屠殺即將來臨。

金福南10.jpg  

(沾血的馬鈴薯)

金福南11.jpg  

最美的一幕不外乎就是「陽具的再現」。被綁住的金福南,突然對著丈夫的「刀子」舔了起來,陽具的象徵具體!

金福南6.jpg  

被舔到受不了的丈夫一度手軟,鬆開了刀子。金福南繼續舔起丈夫的手指頭,接著就…你們知道的。

8059139453_111e67bc3b_b    

其實海媛與金福南之間的曖昧情愫也很耐人尋味。她們之間的信物是一把笛子,作為「陽具的象徵」。兩人在青春期對於性的好奇,共同擁有笛子。如果我們將那把笛子看做是男性象徵,到了最終,海媛用斷掉的笛子插入金福南的頸動脈。金福南在最終還是死在「男性的陽具」之下。

金福南12.jpg  

最後一幕,死裡逃生的海媛回歸正常生活。在事過境遷以後,她躺在客廳的地板上,那身影彷彿就是一座島,那座記憶中的煉獄島。

金福南13.jpg  

最後這一幕的島嶼再現,彷彿也在對金綺泳的《異魚島》致敬。

34567  

(金綺泳的《異魚島》Io Island, 1977)

會聯想至金綺泳的《異魚島》是因為這篇文章(原文點我),進而認識了金綺泳。下面就來淺談一下關於金綺泳作品中的女性情慾。

  從《金福南》看金綺泳作品裡的女性情慾 /  

因為是惡補的關係,再加上金綺泳的作品實在不好找,因此只看了兩部,分別是《下女》The Housemaid, 1960)和《異魚島》(Io Island, 1977)。老實說我覺得金綺泳的風格很Cult Film(笑),尤其是《異魚島》。結合了奇幻,暴力,情色等議題,堪稱是韓國Cult Film始祖(也難怪朴贊郁等人會如此推崇)。

《異魚島》中,一座只有女性的島嶼,島上的女人們都很「飢渴」。於是想賺錢的男人到了這座島上,遇上了各種詭異事件。關於一個古老的傳說和詛咒,利用這樣的奇幻來包裝,實質上卻是在談「女性的情慾」。若是套用《異魚島》的古老傳說,在看《金福南》時,不免會聯想起「無知」的渲染力。像是《異魚島》的詛咒,只要看見那座島的男人皆會死亡(被水鬼抓走),所以她們信奉巫師(可以帶領死亡男人們的靈魂回到島上)。如同在看《金福南》,島上的婆婆媽媽們總是說:還是要有男人才行!各種無知的論調造成的渲染力,使得這些女人們終日活在自己的妄想中。

但是不同於《金福南》的被動與迫害,在金綺泳的作品裡,掌權的始終是女性。這些女人們毫無避諱地表現了自己的渴求,對愛與性的飢渴。對恨與佔有慾的表現毫不掩飾!很難想像在大男人主義的韓國社會中,特別是早期60年代的南韓,金綺泳這樣的作品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最推薦,也是最有影響力的作品不外乎就是成名作《下女》The Housemaid, 1960)。紮實的故事,演員誇張的舞台表演。題材本身就很引人入勝,也難怪可以在影史上屹立不搖。

如同《金福南》片名的提點作用,在《下女》中不斷出現的「老鼠藥」,劇情還沒推至三分之一時就已出現過無數次。觀眾始終在等待那瓶老鼠藥究竟會落入誰的手中?又是被誰給喝下去?金綺泳一再強調這些女人們的渴望,面對一個男人,只求他眼裡看見的只有我。為了達到這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於是女人們爭風吃醋為了一個男人,但這個男人在金綺泳的電影裡卻像是一副副的傀儡娃娃,任(女)人宰割。

「得不到你就毀了你。」是金綺泳作品中的精髓。這些女人們愛的炙熱,為了搶奪男人爭得你死我活。然而,他們全數被「關在」一起,不論是一座島抑或著一間房。於是我們回頭看《金福南》,那些女人們和男人共同禁閉在一座島上,甚至在大屠殺過後,金福南和海媛仍舊是「禁閉」在監牢裡。不免令人感嘆,這些種種的情感迫害,終究禁閉自己的還是自己。

於是在金綺泳的《下女》最後,用了俏皮的手法警告觀眾:「這個故事可能是你,是你,也是你!」就看你要把自己關在房裡?還是島上?

 

《金福南殺人事件的始末》

 

☞ 按讚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喲~謝謝大家~( ̄▽ ̄)~

若你喜歡本篇文章,歡迎加入粉絲團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