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島日記】旅途中遇見的人、事、物和音樂(上)

(偷拍一位阿嬤。攝於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15天的環島行,我一個人流浪。途中遇見了很多人,很多動物。喝了很多咖啡,吃了很多卻睡得很少。搭火車時我聽歌,也在台東的鐵花村邂逅了幾首動聽曲目。請容許我用跳躍性的書寫,紀錄這些美好,記下這些緣分。

/

【 光明會、OK電腦、外星人】

「你聽國外的音樂嗎?」香港男孩用不流利的中文問道。

「聽!」我說。

「聽些什麼呢?」

我直覺回答了Radiohead。

「oh…my favorite!」

他接著說:「他們也是illuminati。」

「illuminati?」我發出疑問地重複這個陌生單字。

香港男孩拿出手機,用翻譯軟體解釋給我看。螢幕上顯示了三個大字:光明會!

我傻傻地問:「是Tom Cruise加入的那個嗎?」

「不是!illuminati是個很壞的宗教!」香港男孩說,接著問道:

「妳知道666代表什麼吧?他們就是信奉〝那個〞!」

我點頭,但一時間無法相信Radiohead會是撒旦的信徒。

「妳所有想的到的巨星都是光明會的!」他繼續說。然後舉例了一些很「狂放」的藝人。

但此時在我腦中閃過的人物竟然是川普。

而且老實說,我起初非常不想跟香港男孩聊天。

一方面覺得他有點ㄎㄧㄤ。

另一方面是當時正在努力寫文章,並不想被打擾。

然而,隨著話題越來越有趣,我也決定放下手邊的工作,專心傾聽這些奇特見解。

打開話閘子的起因是吳哥窟。

才剛從柬埔寨旅行回來的香港男孩頻頻推薦我各種玩法,他說:

「妳去看就知道,那些建築絕對不是人類蓋的!」

「就好像金字塔的謎團一樣嗎?」我問。

「當然!妳知道有些外星人是會變成人類的模樣嗎?他們跟人類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妳看他們的眼睛就會知道,他們絕對不是人類。」

香港男孩信誓旦旦的說。

「所以你看過?外星人?」

「沒有。但我朋友看過。我朋友說,當時他發覺對方是外星人時,那個外星人就藉故跑走了。我朋友想追上去時,外星人就不見了。」

我笑著聽,心裡暗語:這傢伙真他媽的有夠ㄎㄧㄤ!

「那你認為外星人也會是illuminati嗎?」我好奇地問。

「就跟人類一樣啊!有好的外星人,也會有壞的外星人。何況壞的外星人早就跟美國合作了,所以才有51區啊!」

「我也去過印度…」他接著說。

「不過現在的能量與磁場都轉去祕魯了。」

香港男孩口中的能量與磁場,大概就是指神祕事物,例如外星人或一切謎團。

「我親眼看過特異功能的人,他在我眼前把湯匙弄彎。那絕對不是magic!妳有機會也一定要去澳洲的McLaren Vale。那裡有全世界最棒的音樂,還有嬉皮。」

「嬉皮?」我眼睛一亮。

「有特異功能的人就是一群嬉皮,也就是當初看到外星人的。他們都稱呼我叫〝老朋友〞。」

「老朋友?」我再度納悶。

「他們在當地有個“小雜貨舖”,我遇見他們時,雜貨舖正要打烊,我走進去想買點東西。有特異功能的那位〝老朋友〞看見我以後就說:你來啦…老朋友。」

「意思就是,我們是前世就認識的老朋友。他還說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位小天使陪伴,我們之所以跟自己講話,其實就是在跟小天使講話。我去雜貨店的那天,小天使就告訴他會有一位老朋友出現,我就是那個〝老朋友〞!」

聽到這裡,我覺得我很需要來點酒精才能加入他的頻率。

香港男孩越說越起勁,我們一路聊天到夜半。途中,他拿出手機打開螢幕,上頭顯示了2:22,他興奮地大叫「see… …這是真的!妳懂我在說什麼嗎?」

我點頭。不是應付,是真的懂他在興奮什麼。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他一連講了好幾次這句話,我繼續點頭。

我想起《艾蜜莉的異想世界》(Amelie)

藏在我心中的小秘密:當我看見連續數字的時間時,我會許願!

所以我懂香港男孩在興奮什麼,儘管還是認為他有點太ㄎㄧㄤ。

「那群嬉皮改變了我,雖然我還是沒辦法像他們一樣吃素打坐,甚至靈魂出竅。但他們說,那些畜生被槍殺時,靈魂是很悲傷的。所以雞鴨牛都盡量不要吃!還有KFC和Mcdonald…妳有注意過嗎?那些雞塊都沒有毛的,打了很多針的,吃多了會得癌症。」

我心想,那些雞塊有毛還得了?但另一方面也很認同這些話。

因為漫無邊際的話題彷彿野火在燒(而且是單方面的燒),我必須將其打住,讓一切的天馬行空都適可而止!我說我倦了,明天還要早起。香港男孩再度叮嚀:「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然後比了比手機,提醒著剛才的2:22,代表緣分,代表靈性,代表有另外一種能量在跟我們溝通…巴拉巴啦。

但我真的睏了,真的得睡了!

不管你是小天使,還是外星人?我都得說晚安了。

「OK Computer!」他突然說。

「那是我認為最棒的一張專輯!」他再說。

「當然!再好不過了。」我也說。

腦中閃過《Karma Police》的旋律。

「illuminati??」

那是個很壞的宗教。

/

【 大自然與人類 】

「山是神!大海是母親。水泥廠是怪物!

但水泥廠會發薪水,山跟海不會。」

當我騎車要去太魯閣時,遇見了這座龐然大物-亞洲水泥。

在山林之中,人類賴以為生的產物。但…我們真的需要嗎?

這實在是很尷尬的問題

我們需要工作,需要過活,需要薪水。

但是大自然已經給了我們許多,我們卻只能回饋他廢氣和污水。

在前往太魯閣的路途上,我望著亞洲水泥工廠,想像著在裡頭工作的人們。

周圍有員工宿舍,在那裡面會有倉管,會有主任。

他們可能靠著這份薪水養活一家子。

我們真的需要這些嗎?

前往屏東的海洋生物館時,我也問了自己:海生館這種東西好嗎?

一直以來都不太願意去看海豚表演

大概就是這種心情。

明明可以生活在大自然之中的動物們

為什麼非得被關在一個地方呢?

但這又是一個極度尷尬的問題了

也許是為了培育(就像海生館致力培養快要絕種的珊瑚一樣)

也許是為了研究?為了讓世人更了解這些美麗生物?

我也是個極度矛盾的人

明明懷疑著,卻又成為觀光客般的走進去拍照。

唯一讓我確定的是

我沒去平溪放天燈了。

其實這趟環島行,我原先的打算是去平溪放天燈,讓這一切有個祝福的形式劃下句點。

然而,當我前一晚在查詢火車班次時,

一位朋友在臉書分享了一則影片(如下):

當天看完以後我就想著,再也不要放天燈了。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我想起在花蓮時,那位香港男孩說的話。

我當然放過天燈,我當然很渺小,很微不足道的想著種種

關於大自然與人類之間永遠無法平衡的窘境。

如果有了這些我們便能吃飯,

但是有了這些也就破壞大自然,親手毀了我們的家。

事物註定難以兩全其美。

就像銅板必定有正有反。

我只是個膚淺又渺小的人類

正準備騎車去太魯閣!

後記:經過亞洲水泥時,由於一路上都無法迴轉跟停車。為了拍照,我從老遠的路口迴轉,將機車停在員工宿舍的門口。徒步走向水泥廠的馬路旁,為了取景好的角度,不小心跌倒了。往後的幾日裡,膝蓋發疼。

/

【 那些美好的音樂 】

雖然是火車環島,但不免還是需要在當地租機車,機動性比較高。

我在台南一路騎往鹽田,當日正午,太陽熱烈。

但是到了傍晚,冷風直吹。

我因為中午太熱,只穿了薄上衣出門,回程時冷的發抖。

「唱歌吧。」

我這麼想著。

於是一路唱著歌一路騎回台南市區。

那天總是唱著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

因為也只有這首歌詞記得最完整。

隔了幾天,來到台東的鐵花村聽歌,其中一位歌手便獻唱了這首旅行的意義。

「吸引力法則?」

我想起《囝仔厝》老闆Hank與我的台南好友Ethan桑在討論的話題。

但會不會只是

你不曾注意過的,當你開始注意了以後,

它便像野草般地四處生長?

我坐在鐵花村裡,眼前有熱氣球造型的燈籠晃動。

才剛離開觀光夜市的我,拿著一份大腸包小腸。

「聽歌嗎?低消120就可以進去裡面聽歌喔!」

長得像原住民的男孩招呼著我,我問他:

「裡面可以吃東西嗎?」

他的眼光猶疑,聚焦在我手中的大腸包小腸。

我沒等他回話便說:「沒關係!我在外面吃完再進去好了。」

反正我也不想歌手在唱歌時,我在底下吃香腸。

本來坐在戶外的椅子上,吃完以後就打算回Hostel。

沒想到屋子裡傳來歌聲,唱著《旅行的意義》。

我心想,竟然來了,不如就進門吧!

花了120元,換了一杯紅酒(分量極少)

方才的那位原住民男孩對我笑了笑,彷彿說著:還不是來了?

我也回他一笑,我是在說著:是阿!怎樣?!

晃進演唱現場,發現屋裡坐了不少人。

我的座位右上方有塊螢幕,上面投射著每首歌的歌詞。

我才知道今晚的主題是「城市地名之歌」。

開出來的歌單中,有三首就是陳綺貞。

包括《旅行的意義》、《一起去巴黎》、《九份的咖啡館》

「不過明天的事誰知道,今天的你不知道,今天的我今天過了就好。

不過明天的事誰知道,明天的你不知道,明天的我希望明天快來到。」

我努力記下歌詞,

留待下次騎車唱。

本來決定不去平溪放天燈的我,想說乾脆去九份。

但是體力不支,加上228連假的人潮洶湧,最終還是放棄了。

只能淡淡地在心中唱著:

「那裡的景色像你,變化莫撤。這樣的午後,我坐在九份的馬路邊。

這裡的空氣很新鮮,這裡的感覺很特別。

仰望著這片天空,遙寄我對你的思念。」

/

【 可愛的你們 】

旅途中,我遇見了不少動物。

在山上看了獼猴,在海生館看了白鯨和鯊魚。

在墾丁看梅花鹿,在初鹿牧場看牛看羊還有袋鼠。

上圖中的狗兒叫柔柔,是初夏日和養的狗。

我也有個好姐妹叫柔柔。我發了訊息給她,說妳的眉毛好飛遜 XDD

▲ 這也是初夏日和養的,叫小咖。

他完全不怕生,很愛吃,很愛喵喵叫。

住在初夏日和時,第一晚有好姐妹陪伴,第二晚她就回台中了。

一個人住宿的我,入夜後其實有點害怕,還好有小咖的叫聲陪伴。

天冷時,他就躲在窯烤Pizza的爐子上睡覺。

/

(偷拍腳不好的Lisa。攝於阿里山。)

【 那些過客 】

前往阿里山時,12人的小巴上坐滿了來自各地的旅人。大部分是陸客,只有我和一位導遊是台灣人,還有一位來自曼谷的Lisa。

Lisa的腳不好,佇著一支拐杖。她沿路問著巴士上的人:Can you speak English?

我的英文不算太好,但眼見沒人回她,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回應:Yes。

Lisa頻頻詢問:為什麼要停車?現在要幹嘛?

我耐心地為她解釋。並替她買了阿里山園區的入場卷。

這裡發生了一件令我不是太愉快的插曲。

賣入場卷的大叔,口氣非常不好。

我因為不想要一邊翻譯,一邊買票,於是向大叔買了兩人份的入場卷(一份自己,一份給Lisa。)

我以為入場卷是一人一張,像極所有「入場卷」那樣。

然而,阿里山的入場卷是「發票」。

若是你買兩人份,那麼兩人的消費金額會打在同一張發票上。

我拿到以後驚覺不對,立刻反應:不好意思,可以幫我們分開嗎?

只見大叔怒了,咆哮著:「那妳就不要一開始說要買兩人份嘛!浪費大家時間!」

我轉頭一看,只有我跟Lisa兩人在買票,沒有所謂的「大家」。

但我也懶得跟大叔吵,只淡淡地回應他:「因為要說英文,我想幫我朋友先買好,不知道是打在同一張發票上。」

大叔用著嘲諷的語氣說:「哼…說英文。」

好像說英文這件事對他來說也是件嘲諷。我便不再說話。

買好入場卷後,巴士載著我們進入園區,我和Lisa分道揚鑣。

本來以為再也不會相見的我們,又在一間火鍋店裡碰面。我向她解釋菜單,並問她吃麻辣火鍋嗎?

問完的當下我覺得很糗,竟然問一個泰國人吃不吃辣?

Lisa和我都點了麻辣火鍋(個人式的小火鍋),隨後開始漫無目的地聊天。

因為下個月要去東南亞旅行的我,頻頻詢問Lisa關於曼谷的事。她也耐心的回答我。

等到用餐完畢,我提出了一個要求:能否與她一起搭乘小火車去看神木?

因為阿里山,我完全沒做功課,並不知道可以去哪裡觀光。然而Lisa也是爽快地答應我。

只不過與她一同旅行,如同第一次跳探戈,拿捏不好分寸,抓不到前進與後退的舞步。

Lisa因為腳不好,行走緩慢。我知道她怕耽誤我的速度,而我也怕耽誤了她。

深怕走得太快,拉開了距離。也怕故意走的太慢,傷了她的心。

於是途中,我總說:我先去看一下乘車時刻。

或者:我去看一下是不是在這裡搭車?

藉故離開她的視線,讓她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慢慢來。

最終,我們還是分開了。

抵達阿里山神木群腳下的我們,因為一座又一座的階梯,我們必須分道揚鑣。

我實在太想去看看那些神木,但想看神木之前,必須爬上一座又一座的階梯。我問了Lisa:妳想上去看神木嗎?只見她禮貌地回應:不了,妳去吧。於是我們互相揮了揮手,告別了彼此。

我很幸運,遇見了很多幫助我的人。

在阿里山碰到了Lisa,她解答了我所有關於曼谷的疑問。

爾後又在太魯閣遇見了一對來自馬來西亞的情侶。

「妳一個女生旅行,一定要小心!馬來西亞的治安很不好。」那對情侶說。

「馬來西亞大致上分為東馬和西馬,你要去的算是西馬,治安還可以。但是東馬比較漂亮,缺點就是治安不好。之前有台灣人被綁架,就是在東馬。」我聽了點頭,告訴他們我有看到那則綁架的新聞。

「但是東馬的景色實在太美了,喜歡浮潛的人都會跑到東馬。」他們繼續說。

「總之,妳一個人一定要小心!尤其背包…」情侶中的男孩指了指我的背包然後說:

「妳這樣背,在馬來西亞一定被搶!他們都會飛車搶劫,一把就把妳背包抓走了,然後妳人也會跌倒。」

我聽了以後倒吸一口氣,隨後將背包往前背,放置在胸前。

「在台灣真的很安全!但是到了馬來西亞,請千萬不要背在後面。」

情侶一再叮嚀我,我銘記在心中。

為了報答他們,我沿路指引太魯閣的方向,並將手中的地圖送給他們。

/

(偷拍戶外教學的孩子們。攝於台東濱海公園。)

【 青春 】

青春,尤其短暫。

但是在青春裡的我們,並不覺得。

總希望趕快變成大人。

真正成為大人以後才驚覺,自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但歲數,仍在增加。

待在台東的第一天傍晚,我來到海濱公園。這天是我在這趟旅途中,感到最寂寞的時刻。

可能是剛剛告別了朋友們。在台南有Hank和Ethan桑的陪伴。

在墾丁有好姐妹和初夏日和的陪伴。

突然回到了一個人的旅途,在看著那些戶外教學的孩子們,難免被寂寞襲擊。

遊覽車一輛又一輛,載著那些即將步上大學新鮮人的孩子們來到這裡。

幾個女孩頻頻望著手機,然後說道:「分數出來了!」

有幾個興奮地大叫,有幾個落寞的低頭。

我走過他們身旁,想告訴她們:「現在看來很重要的分數,在十年以後,你會發現只是一場夢。」

我經常夢見,關於考試。

我總夢到我來不及準備,來不及讀書就要上考場了。

在心理學中,這類型的夢境代表著:你的壓力。

又比方說,我總是夢見來不及準備行李,就到了東京。

「來不及…」

人生中有無數個來不及。

來不及準備的考試,來不及面對的青春,來不及告別的人和寵物。

然而,在那群孩子的眼中,青春是條漫漫長路。

我獨自坐在海濱公園的長椅上,看著眼前的那群高中生。

他們跳著,跑著,拍照。

對他們來說,考試考不好,失戀都是極其嚴重的事。

也許在某些孩子們眼中,看著我一個人亂晃,他們也會在心中想著:「那個女生好寂寞喔!」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以後,他們會不會成為獨自旅行的旅人?

然後突然想起這天邂逅的我

並想著:「我明白了,為什麼那個女生要一個人旅行。」

/

最後分享一首歌《思念是一種病》

關於更多,一個人環島:台灣環島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