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集錦式鬼片:從台灣到港產鬼片,從日本怪談到都市傳說。

記得大學時期上表演課,第一堂課,老師就要求我們每一個人上台講一個鬼故事。一方面是試探各位的舞台魅力,一方面則窺視大家說故事的功力。鬼故事的內容好壞與否,似乎已經不是重點了,重點在於「講」的那個人。

從日本60年代開始(甚至更早?)便有的集錦式鬼片,通常分作三或四段故事,每個故事之間都沒有關聯,述說的盡是民間傳說。演變至今,這種「集錦式」鬼片流傳各地,演化成各式各樣的都市傳說。包括香港等地的《三更》系列、泰國的《鬼4虐》或《鬼亂5》。甚至是近年來的韓國電影《恐怖故事》等,皆是採用這種「分段式」來述說一個又一個短而精巧的鬼話連篇。

《鄭進一的鬼故事》(Ghost Story)1990 / 編導:鄭進一

「聽說在夜半十二點打電話,連撥十三個零就能通往地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這項實驗呢?我就做過。但我很卒仔,選在除夕夜打 XDD。果然,電話接通了,傳來一聲…您撥的電話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謝謝!

我也記得某一次在娛樂百分百看到ASOS講述自己的「實驗」。這又是另一個傳說了…。

「夜半十二點鐘在鏡子前面削蘋果,就能看到未來的老公。」

雖然這項實驗經過大小S的口中敘述以後就變得很搞笑,但也無疑成了一種年代的共鳴。就像小時候,大家都看過《玫瑰之夜》(或天使心)一樣(爆笑)。

關於鄭進一的鬼故事

本片其實一點也不恐怖,但也不算難看。片中會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大多是諧星演員。例如曹蘭、許效舜、徐乃麟、楊烈…等。以輕鬆的眼光來看本片也算是一種有趣的感受。融合一點笑料,一些對當時社會的觀察,完成了兩段式的鬼片。

筆觸稍嫌淡了點,不論是傳統的布袋戲還是第二段故事的打電話到地獄,皆是輕描淡寫地帶過。倒是在角色塑造上花了較多功夫,導致觀影時,彷彿看的是「表演」而不是「故事」本身了。

我其實滿期待台灣有個導演能夠拍出集錦式鬼片,將我們從小到大聽過的民間傳說濃縮在一部電影中。但精髓在於「短而精巧」,而不是一昧地透過聲光音效來嚇嚇人罷了。如同我開頭所說的,鬼故事內容好壞與否,在於「講」的那個人。期盼未來能夠出現一個導演,好好地為我們「講」鬼故事。

/

《怪談協會》1996  / 編導:馬偉豪、錢文琦、葉偉民

集錦式鬼片,我個人最喜歡的就屬這部1996年的香港電影《怪談協會》了。總共分作三段故事(其實算四段)。包括受邀參加「怪談協會」的女記者,和她在協會上聽到的三段怪談。每個故事各有千秋,每一段都令我印象深刻。

《肥波士》 / 編導:馬偉豪

「減肥勿減過頭,否則把腦子也給減壞了。」

這段故事我覺得很有趣。最好玩的在張達明砍殺谷德昭的時候。兩人的權力不斷轉換,誰拿到菜刀就去追砍誰,成了一場貓追老鼠大戰。最後的谷德昭因為心臟病發猝死在電梯中。害怕冤魂來討債的張達明成天疑神疑鬼,甚至懷疑新來的女上司(黎姿 飾)就是谷德昭的化身。黎姿飾演的風騷女上司也讓我想起《老闆不是人》(Horrible Bosses)裡的珍妮佛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

直到最後的真相大白,黎姿其實只是小時候同班的「胖班長」因為減肥而讓張達明認不出來。甚至在砍死黎姿後說:「妳減肥了也不告訴我!?」。

《四不像》 / 編導:錢文琦

「為了讓大家適應這股蠟味,我們每個人發一盒臘味飯。」

這篇故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臘味飯(笑)。臘味飯的重要性到了《見鬼》裡頭也有一席之地(呵呵)。

身為醫學系大學菜鳥的男主角,遇到了專門整新生的學長,正以為自己碰到了「荷花池女鬼」的同時卻發現只是一場騙局。但也在此同時,「反整」了荷花池女鬼。

而且如果是你,遇到一個正妹在半夜跟你借潤絲精,然後跑去荷花池洗頭,就算她是波多野結衣,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不過話雖這麼說,這種老梗也真是萬年不敗。舉凡《倩女幽魂》、《殭屍先生》和上面那一部《鄭進一的鬼故事》都有玩到這個梗。「一個在深夜出現在奇怪場所的美麗女子」,可謂美女當前,死也無所謂了?

《搵替身》/ 導演:葉偉民 / 編劇:王晶

「機靈一點嘛!以後不要帶這麼漂亮的女孩來搶自己飯碗了!」

小時候在看這部電影時,印象最深刻的當屬這一段《搵替身》了。當你的一切都被另一個人頂替,你失去了一切,再也沒有人記得你,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這段故事講的絕妙,把我們印象裡的那種捉替身觀念給完全翻轉了。而且儘管是長大後來看也心有戚戚焉。不過再怎麼看,我始終不覺得袁詠儀跟舒淇長得像啊!倒是可以套一句葛優在《非誠勿擾》裡說的話:「妳兩隻眼睛分得有點開」(笑)。

三段故事講完了以後,回到了怪談協會。最後一幕也為整部電影劃下了驚悚句點。儘管電影本身並不恐怖,論氣氛也比不過正英師父的暫時停止呼吸系列。但是這一段又一段的小故事,倒是能夠滿足想看怪誕奇聞的影迷胃口。

延伸閱讀:波叔講古《怪談協會》

/

《夜半一點鐘》1995  / 導演:葉偉信

似乎可以專寫一篇「童年陰影:那些嚇死我的鬼片」(笑)。小的時候,我就曾被好多港產鬼片給嚇得半死,包括《新暫時停止呼吸》裡,喪家和喜慶交錯的那一段經典畫面。還有《屍家重地》和《鬼猛腳》。以及這部作品裡的《辮子姑娘》。

長大後來看當然不覺得恐怖,甚至感覺這部片其實也沒有拍的很好。但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時代的印記,也應証了當時的香港電影圈盛行的這種分段式鬼片,利用低成本翻拍各種都市傳說,票房結果也讓一個又一個導演「死灰復燃」,「鹹魚翻身」。

《昏迷》主演:葉玉卿、黃耀明

「妳呢?妳做鬼沒事做嗎?成天晃來晃去的,很閒啊?」

這段故事最好看的地方在葉玉卿,一向以性感姿態呈現於螢幕中的她其實很會演戲。她在這裡把一個很有責任心的陰陽眼護士給演活了。在一開始被護士長指責的時候,因為護士長不分青紅皂白地罵了她一句:「小護士」而惹怒了她。這個伏筆留到了最後,當冤魂嗆她一句:「小護士」的時候,本來想要眼不見為淨的葉玉卿也惱怒了。雙手叉腰把眼前的冤魂給「罵跑了」。

人都是有底線的,河水不犯井水,既然你踩到我的點,管你是人是鬼也要捍衛自己的尊嚴!(笑)。就在解救了昏迷的偶像Sunny之後,他們也聊了一堆「八卦」,例如劉德華是不是Gay?(其他的八卦我聽不太懂)。而且「偶像昏迷」這個橋段也令我想起梁朝偉跟陳小春主演的《王牌神棍》,也是一部滿有韻味的老片。

《辮子姑娘》主演:袁詠儀、家明

「這是我的好朋友家明,他對我很重要,因為我的過去現在未來全在裡面。」

聽到家明就會想到婉君…也就是《家有囍事》1992(好期待農曆過年推出的修復版)

(穿這麼騷,跳豔舞啊?)

(穿成這樣,變魔術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回到《辮子姑娘》。辮子姑娘這個題材其實是真人真事,描述的是文革時期的中國移民潮。其中有一位總愛綁辮子的大陸女孩偷渡到香港,就在跳火車的那一瞬間,她的辮子被火車門給夾住,整個人連帶頭皮都給撕裂了。而本段故事就敘述了幾位大學生為了寫論文,決定到山中探訪這個鬼故事。前面的鋪成很長,但大多是好笑的,直到最後的爆點令人毛骨悚然。

至於袁詠儀提到的「家明」其實就是一台錄音機。她無時無刻都帶著「家明」,發生什麼事情都跟家明說。所以其中有一段車子爆胎的戲碼,都是袁詠儀和家明的對話,實在是鋪成的太長了,令人不免分心。

《快照》主演:陳小春、徐錦江

「你們知道嗎?再過10年就有測速照相機了。」

我覺得徐錦江真的是喜感十足。好想當面看他發出「蛤?」的表情(笑)。

這段故事滿無聊的,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來看,我都很想快轉。比較有趣的是,當時的警察要躲在馬路邊「照相」,然後用對講機通知超速的車牌號碼。這種「科技與時代」的關係,在現今看來別有一番趣味。若是片中的主角知道再過十年左右就有測速照相機,他們不知道會怎麼想?

/

《怪談》1965  / 導演:小林正樹 / 原著:小泉八雲

本片的來頭可不小,由小林正樹執導的這部經典鬼片,在當時榮獲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和當屆的奧斯卡外語片。美學的極致表現,媲美黑澤明的《夢》。然而本片的出產年代比《夢》又更加久遠,何況小林正樹和黑澤明的私交也不錯,究竟是否為《夢》有參考這部《怪談》就不得而知了?其中又以第二段的《雪女》更是令人引發聯想。

全片長達三個多鐘頭,分作四段故事。步調極其緩慢,配樂與氣氛尤其佳。有趣的是,前面兩段故事結束以後,畫面出現了兩個字:「休憩」。不知道當時放映時,是否為「中場休息」?

(前兩段故事結束後出現了休憩。)

這部電影改編自小泉八雲,他自中國與日本各地搜集而來的各種怪誕奇談。其中又以雪女的故事最為人熟悉。畫面處理得相當精美,且全數都在攝影棚內搭建場景,彷彿日本傳統的能劇現場。觀看本片好似在看一齣大型的歌舞劇。若說黑澤明的《夢》宛如印象派畫作,那麼這部《怪談》則偏向寫實。一幕又一幕的絕美畫面彷彿紙雕藝術,精細又規矩。

先來說說片頭。片頭出現的時候,你一點都不覺得這是60年代的產物。

而每一段故事開始前的題字也頗具日本鬼片風格,這種質感似乎也影響了後期的經典鬼片,例如《七夜怪談》和《咒怨》。光是看見這種字卡,詭譎的氣氛油然而生。

起初我真是怕得要死,不過很快地就發現本片的形式大過於恐怖內容。改以一種看藝術片的眼光來看會比較適合。(若你想追求恐怖的話,本片可能會讓你失望。)

《黑髮》

第一段故事「黑髮」講述一個忘恩負義的武士,為了出人頭地,決定拋下溫柔的妻子,離開京都,跑去娶了一個名門望族的冷酷女人。就當他開始榮華富貴之後卻越是懷念以前的種種,心裡的愧疚感也就越發的無法控制。於是,當他受夠了冷酷的妻子,決心回去京都,向溫柔的妻子跪求原諒。武士來到過去居住的屋子卻發現雜草叢生,一切光景不在。正當他以為妻子離去時,看見了妻子蹲坐在屋角,就和以前一樣的光鮮亮麗,尤其是那一頭烏黑的長髮。武士下跪祈求原諒,溫柔的妻子不計前嫌,兩人共度了纏綿的一夜。翌日早晨,武士醒來後發現身旁的妻子只剩一副白骨,才驚覺妻子早已過世。然而前一晚纏綿時立下了誓約,於是黑髮纏繞了武士,並說著:說好了要永遠在一起。

這段故事的最後是高潮,看見武士每一次亮相就變得更老了。這個概念讓我想起《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一個轉身,他的臉就瞬間蒼老。

《雪女》

這個故事其實滿經典的,相信大家都聽過。如果你沒聽過,來~我講給你聽。故事描述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和一個老人遭遇一場雪難。暴風雪中,老人不幸罹難。雪女出現了,並吸走了老人的(?)我也不知道她吸走了啥東西。總之,雪女正吸的起勁的時候被年輕人撞見。雪女飄到年輕人身邊說:「老娘看你俊俏,免你一死。但你要保證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這件事。就算你只是跟你媽說,我也會知道。」(好弱的威脅)。

光陰似箭,英俊的年輕人長大了也遇見了一個美麗女子,兩人結婚還生了一堆小孩。就在一切看似幸福美滿時,嘴巴很癢的年輕人終於忍不住地說出這個深藏已久的秘密。此時,他那美麗的妻子發出了「登愣」的表情,露出原形,告訴他:「老娘不是跟你說絕對不能講你還講?!看吧~我要離開你了。法克!」

這段故事其實滿感傷的。尤其是最後一幕,年輕人為雪女編織的一雙草鞋,當他知道妻子就是雪女時,他把草鞋拿到風雪中擺放,隨後,那雙草鞋就消失了。看吧…怪誰咧?你要是嘴巴真的很癢的話,學學周慕雲,去吳哥窟挖個洞嘛!

《無耳芳一》

這段故事最鮮明,也是最具篇幅的一段。描述一個失明的和尚芳一很會彈奏琵琶演唱一段歷史。這段歷史指的是早年的一場戰役,戰敗的平氏家族紛紛投海自殺。冤魂們因為聽到了芳一的演唱而激動不已,每晚都會邀請芳一去演奏琵琶給他們聽。寺廟裡的方丈發現以後,決定在芳一的身上寫滿經文,並告誡他:不管聽到了什麼都要不為所動。不料,方丈卻忘了在芳一的耳朵上寫經文,導致鬼魂來找芳一時,取走了他的兩隻耳朵。

(片中並無任何血腥場面,取耳朵也只是口頭述說。)

《茶碗之中》

大多數人對最後這段故事感到莫名其妙。但別忘了,在故事開頭就告訴你:「從前流傳一本小說沒有結局。」因此本片戛然而止時,也呼應了開頭的那句提點。

綜觀這四段故事,真的是美學大過於鬼怪。請不要期待它有多恐怖,但倒是可以看看本片營造的氛圍和場景。

延伸閱讀:影迷私房貨 日本古代眾鬼相:小林正樹《怪談》

/

《陰陽路》系列 1997-2007

(接下頁)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