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百年老湯。瀧乃湯。我在這裡發現,原來泡湯也能是一種修行!

long

低潮週期來臨時,決定放過自己。一個人旅行,其實也沒去多遠,不過是來到北投而已。待在老時光裡,靜靜地與自己相處。早晨醒來時,看見雲淡風輕。光影在地上游移。雲的形狀改變了窗子倒影,好似朝陽在腳下。日子很好,心趨平靜。

午後,我去了一間百年澡堂。大眾裸湯,有分男女。裏頭的婆媽們各個熱心,教導我泡湯禮儀。下水前先沖浴,得自己打水,也切勿大動作的舀。平均溫度超過四十,過燙的池裡,若是大動作的舀水,池子裡的人會受不了。幾個外國旅客,有香港來的,有韓國來的。大家一同學著如何與熱湯相處,又如何不驚動池裡的人。我在那待了很久,幾乎和所有婆媽都聊過。直到適應水溫,能將熱湯浸過肩。突然間,一切都寧靜下來。才發現,原來泡湯也能是一種修行!那一刻裡,心很平靜。抬頭看老舊木樁,那些日本人遺留下來的模樣。陽光穿透,歲月靜好。

  [ 瀧乃湯 ]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光明路244號

電話:02-2891-2236

開放時間:06:30-21:00(最後入池時間20:00)全年無休

消費模式:每人NT.100 / 不限時間

臉書:點我

澡堂特色:百年老湯 / 大眾浴池 / 裸湯 / 青磺泉 / 平均溫度超過40度(極燙)

瀧乃湯

   [ 關於瀧乃湯的歷史與沿革 ]   

決定用我自己的方式來介紹,畢竟,網路上充斥的「某些歷史」是不正確的,甚至還出現在新聞當中,那些錯誤的報導以訛傳訛,就連瀧乃湯的官方臉書也跳出來聲明,請大家不要再搞混了。

首先,這裡並不是天狗庵的遺址。 天狗庵的正確地點其實在瀧乃湯的後方,確切門牌是234號,並不是瀧乃湯位於的244號。幾步距離之差,加上歷史悠久,難免混淆。錯誤的報導指出,天狗庵是北投第一間溫泉旅社,這倒沒錯,只是大家總以為瀧乃湯就是天狗庵更名以後的結果,但是事實上,瀧乃湯是瀧乃湯,天狗庵是天狗庵,他們同時存在,前者是大眾澡堂,後者則為溫泉旅館,實質上的運作模式並不相同。未來有計劃立碑,將天狗庵遺址整頓為紀念公園,以此區分。

之所以特別提出這一點是因為多數的網路文章介紹錯誤,希望在此能夠稍作提醒。另外一點也經常誤導大眾的消息則是,當時的日本天皇曾經來此泡湯。但事實上,他只是到此一遊並未泡湯。大正12年(西元1923年)裕仁皇太子來台灣進行為期十二天的「行啟」,依照日本皇室的謂稱,皇太子或皇后出巡皆為「行啟」,指得是出訪或旅行。天皇出巡則是「行幸」,兩者的謂稱並不相同。而當時,來台出巡的是裕仁皇太子,因為喜愛研究自然科學,對「北投石」充滿興趣。只要皇太子拜訪過的景點皆會立碑,瀧乃湯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在瀧乃湯的庭院一旁,豎立了一塊紀念碑,刻著「皇太子殿下御渡涉記念碑」用來紀念這段事蹟。(資料來源:瀧乃湯Facebook與多處資料總和。)

皇太子殿下御渡涉記念碑(圖片來源:瀧乃湯臉書)

   [ 青磺泉與北投石 ]  

北投的泉質有三種,分別是青磺泉,白磺泉和鐵磺泉。著名的「地熱谷」便是青磺泉,水質呈半透明的黃白色,略帶硫磺味。水溫約50-75℃,酸鹼值為pH1-2。而這間「瀧乃湯」便是青磺泉,可見溫度有多麼驚人,也建議泡湯時,勿將泉水浸到臉。另外,「北投石」指的是具有放射性的礦物。全球僅有北投和日本秋田縣的玉川溫泉擁有,也是第一個以台灣地名命名的礦物。(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瀧」意指「瀑布」。約莫1907年,當地人利用這天然的小瀑布泉水當作溫泉。日治時期,建立大眾浴場,主要提供給日本軍官療養用。當時只有男性能夠入浴,女湯是後來才建蓋的。因此在瀧乃湯裡所看見的男湯是最原始的樣貌,至今已超過九十年。(圖片來源:瀧乃湯臉書)

最原始的男湯全貌,保留至今。(圖片來源:瀧乃湯臉書)

1950年後,由第一代經營者承接,將露天溫泉改建為大眾浴池。另外增設女湯和個人湯。不過後來擔心個人湯會有危險疑慮,因而廢除。現存的瀧乃湯,僅有男湯和女湯,也不建議孩童入場。(圖片來源:瀧乃湯臉書)

  [ 我與瀧乃湯 ]  

旅行時間:2015 / 09月

瀧乃湯

出發前,我對這間百年老湯並無太多研究。只知道「很燙」,「裸湯」,「裡頭皆是年記稍長的主婦」。倒是在某位網友的文章中窺見,瀧乃湯的老闆會事先警告一些話語。果不其然,當我抵達時,櫃檯上正坐著一名男子,說著和那位網友文章出現過的口氣,一模一樣的字句。彷彿只要不是他看過的人,他都會以相同的方式警戒一番。

「是裸湯噢!」男子說。我點頭。

「很燙噢!」他繼續說,我繼續點頭。

「沒有什麼設備噢!」我終於笑了,告訴他,來之前看過文章,有點概念的。

男子也笑了,告訴我一百元,不限時間。鞋子到裡頭再脫,至於泡湯步驟,不懂的話可以問人。

「那些阿姨姊姊們會告訴妳怎麼做。」男子丟下一句話,收走我的一百元。

我穿著布鞋走過屏風,迎接我的是一副又一副的裸體。那些裸體身經百戰一般地,赤裸裸地展現在我眼前,絲毫不避諱,也絲毫不用避諱。因為這裡是裸湯,每個女人不論各種年齡身份職業,皆是全裸,自在走動,自在生活。她們彼此談天,彼此告慰,伴隨的是身體上的皺紋與疤痕。

瀧乃湯

這裡的確沒有什麼設備,更正確地說,除了青磺泉之外,沒有任何設備了。櫃檯有提供毛巾與吹風機等自費項目,其餘的盥洗用品需要自備。同時也有販售礦泉水,泡湯時最好多喝點水,這一點也是我當初欠缺的概念。儘管泡湯時,我並未感到暈眩,然而身邊的婆媽們總是熱心,不斷提醒我要多喝水。見我沒準備飲用水,又熱心地說她們要去替我買。

「我跟老闆很熟,在裡面大喊一聲,他就會把水傳進來了。出去再給他錢就好。」熱心的婆婆說。我笑著回答真的不用。事後回想,當時應該答應買水的,畢竟我還滿想知道,老闆該從哪兒把水給傳遞進來?

  [ 泡湯禮儀 ]  

首先,淋浴。不過沒有蓮蓬頭,沒有隔板,更沒有水龍頭打開就有熱水這種事。那裡有的只有一塊大浴池,裡頭浸著青磺泉,水溫高達40正負2度。一旁有兩顆水龍頭,只供冷水。你必須先在這裡進行淋浴,用的是「手動溫水」。意思是,自己去找水瓢,帶著大桶子走到溫泉池畔,舀一點池裡的熱水放進大桶子中,再走回水龍頭處接管冷水。直到混合自己滿意的溫水為止,利用那桶子裡的溫水進行淋浴。那裡有許多小凳子,請坐在凳子上沖洗身體。因為當你站立沖澡時,水花會濺到別處,甚至打到一旁的婆婆媽媽們,那樣很不禮貌。

於是,我耐心地舀水,一瓢一瓢地把池子裡的熱水裝進桶子裡。又得注意動作別太大,以免驚動了水花,濺起漣漪。你要知道,那池子裡的水可真不是蓋的。警告標語寫著40正負2度,然而當我實際體驗過後,我發現那豈止40度,簡直要逼近60度。因此待在池子裡泡湯的時候,最害怕有人起身動作,或者進行舀水。水波會讓水溫變得更高,這可是千真萬確的。每當有人動作時,那水波效應就如同滾燙的熱水直接往你的皮膚上面抹過去。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都那麼「熱心教導」的原因,深怕一個新手的不注意,會惹來皮膚的陣陣疼痛。

終於,坐在板凳上面清洗身體過後,走到溫泉旁,準備下去池子泡澡。然而接待我的不是優雅而是驚恐。那池子裡的水溫嚇得我趕緊把伸出的手指給收回。一旁的婆媽們看見,咯咯地笑。「很燙噢!」我彷彿看見門房那位男人的嘴臉,突然明白了他為何在一開始就要危言聳聽,原來這一切警惕都是真的,紮實地刺痛了我的好奇心。

婆媽們說:「妳到那邊去。」隨後指出了一個角落,並告訴我那兒的溫度較低,妳先從那頭開始。我走了過去,準備把雙腳伸進池子裡,又見她們慌慌張張地喊叫:「沖腳!沖腳!」。原來,即便你已經沖過澡,下水前還是得再沖洗一遍雙腳。我拿起角落的紅色水瓢,舀了池中的水,燙過雙腳,緩慢沖洗。那溫度實在教我不適應,沖過腳後,我依然蹲在原地。

身後坐著兩位大嬸,像是街坊鄰居。其中一位主動招呼,說著:「妳那麼年輕,不用怕,直接下去就行了,很快就能適應。」我遙遙地望著她,心想你在說什麼天方夜譚啊?這燙水已經把我雙腳洗得紅咚咚了,哪敢把整個身體浸泡下去。那位大嬸繼續說:「我怕燙的人都能適應了,妳趕快下去,一會兒就好了。」我繼續遙遙地望向她,但骨子裡一股傲氣,也想著都來了,總不能不泡湯吧。

於是,我聽著大嬸的指示,先將雙腳踏進池子裡,大嬸在身後指導我:「輕一點,慢慢下去。」我緩慢地入池,終於把整個下半身都給浸泡在水裡了,此時痛苦萬分,那熱水燙的我身體發出求救訊號。大嬸說:「慢慢地把肩膀也浸下去,手抬起來。不要泡到手就不會感覺燙了!」的確,可能因為手部的交感神經特別敏銳,只要把手給抬起,類似拜拜或祈禱的手勢,很快地就能適應水溫。

我在此同時也終於笑了,那幾位大嬸看了也跟著笑,邊說著:「不錯吧!就說了妳年輕,很快能適應的。」

然而我的適應只達兩分鐘而已,據說待在池子裡的體感溫度會大於溫泉的實際溫度,我的忍耐力也一下子耗盡。但是也無法輕舉妄動,只能依然緩慢地起身,緩慢地離開溫泉池子裡。我坐到兩位大嬸身旁,與她們閒話家常。她們問:「妳是哪裡人?」又問:「怎麼一個人?」再問:「幾歲啦?」最後用「妳很漂亮」來結尾。最後那句當然是補充說給自己高興的,但她們確實這麼說了。還說:「剛才有個韓國人,妳和她有點像。」我聽完便四處搜尋韓國人的身影。

方才太專心在高溫的池子裡,也沒觀察身邊有何人事物。這麼仔細一看,還真的看見了那個韓國女孩。其實這個女湯空間並不算大,頂多20坪而已。全部來客的年齡層偏大,於是我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年輕身軀。就看著那個韓國女孩走來走去,好似已經和整個空間熟捻了起來。她裸著身體,抬頭挺胸地漫步在池子周圍,也不見她找空座位,一副游泳健將的模樣,正準備著躍上跳水台般的虎視眈眈。我也不好意思直盯著她看,把眼光收回,繼續和身旁的婆媽們聊天。

  [ 原來泡湯也能是一種修行 ]  

這是我當日的體悟。當我來回池中,最終能將整個肩膀浸泡在水裡時,剎那間變得寧靜。雙手抬起,合十放在臉的正前方,好似在溫泉裡進行打坐。一種「禪」的意念油然而生。我的身體,我的皮膚,我的交感神經,終於和整個空間達到平衡。那一瞬間,女湯裡頭的婆媽們都安靜了,可能剛好遇見她們的話題結束。我靜靜地抬起頭,看見老木樁一根根地橫躺在空中,那些歷史的遺跡,百年屋頂,破舊卻十分美麗。天花板透進幾束午後的光線。日子很好,一切安詳。

從來也沒想過,泡湯也能是一種修行。過去的泡湯經歷,不過就是把身體給浸入水裡。那些宣稱的療效也不見得各個都有把握。然而今日,我卻有了新的體悟。可能就是因為太燙了吧?才教人如此深刻,才教人如此把握。

我待在女湯很久,來回下水四趟。每回下池,總要上岸休息十多分鐘。最後,我拿著水桶,舀起最後的幾瓢青磺泉,走回水龍頭旁加進冷水,給自己洗了個澡。擦乾,更衣。身邊的婆媽們來來去去,換過幾批。韓國女孩早我幾十分鐘先行離去,爾後又來了一對母女,一組香港女孩。只見一樣的順序在我耳邊響起,婆媽們繼續慌慌張張地囔囔著:「沖腳!沖腳!」。我笑著,擦乾頭髮,離開女湯。

鞋櫃區有張長椅,一個裸身的大嬸坐在那裡歇息。我把球鞋穿好,戴起帽子,準備離去。大嬸看了我一眼招呼道:「要走啦?」我點著頭說:「下次見。」儘管我們都知道,以後不會再見。但大嬸依然微笑點頭,陪伴著我說:「下次見。」我走出屏風,門房還是那個男人,戴著耳機在聽歌。揮手道別,他也揮著手。走出瀧乃湯的時候,飄起了細雨,但陽光依然燦爛。緩慢步行,走過地熱谷,走過北投圖書館。在轉角的一間拉麵店坐下,點了一碗豚骨味增。聽到身後的伙計耳語,其中一個問:「她走了嗎?可是沒吃完耶。能收了嗎?」另一個伙計答:「她是韓國人,已經走了,收了吧。」於是那名伙計便走過來我身邊,啪拉啪拉地拾起碗筷。我轉身想要尋找背影,但那人早已離去。我知道,伙計收起的碗,正是剛才與我們一同泡湯的那名韓國女孩。我在心裡笑了笑。

我們這些近似的靈魂,因為短暫的緣分相聚,然後別離。

回憶起當天在瀧乃湯的心情,驚覺原來泡湯也能是一種修行。那個大澡堂,或許就像人生一樣吧?懵懵懂懂地走了進去,一臉世故的走了出來。從什麼規矩也不懂的摸索,到了最終,了解了如何避免傷痛,如何遵守禮儀。怕燙的話,就把雙手抬高。試著忍耐,試著和熱水達成協議。而身邊的人和短暫的緣分也總是來來去去。舊的走了,就一定會有新的來。於是,燙過的身體和心靈,也就在休息過後,釋出汗水,流乾,沖澡,離開。

這麼想的時候,就覺得心底的那些傷痛,也沒有什麼過不去了。畢竟方才的皮膚和身體才被狠狠地親吻過。從屏風那頭走出來的我,彷彿已經是個全新的我。

/

後記:上了瀧乃湯的官網一看,他們將其英文名字取做「Long Nice Hot Spring」。我在女湯逗留的時候,一位媽媽對我說:「妳得休息久一點再下去。泡這種湯,千萬不能急!」於是,看到「Long Nice」時,也挺同意這樣的譯名。久而美好,慢則靜心。若是對這間百年老湯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看下方的影片介紹。

 

☞ 按讚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喲~謝謝大家~( ̄▽ ̄)~

若你喜歡本篇文章,歡迎加入粉絲團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