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記】墨西哥瓦哈卡 Oaxaca|迷人的小鎮,短暫的緣分

 

「我很抱歉,我們應該早點來的。」夥伴對著我說,我搖搖頭說沒關係,誰也沒料到這週末碰上復活節,讓所有房間都客滿了,面對眼前這座迷人小鎮瓦哈卡(Oaxaca),就像面對一個愛不到的情人那樣,只能用帶著愛意的眼光看著她,卻無法與她墜入情網。

 

我們從墨西哥城(Mexico City)搭乘巴士來到這座迷人小鎮,這是第一次在中美洲搭乘大眾運輸,光是坐巴士就坐了六個小時,也算是開啟了我的震撼教育。我開始調整自己的頻道,將台灣的地理範圍轉進中南美洲,這個浩瀚的大地,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從一個地點抵達另一個地點的。

 

早晨九點的巴士載著我們來到瓦哈卡的懷抱,一下客運,原本惺忪的雙眼瞬間清醒,一棟又一棟可愛繽紛的房屋映入眼簾。我邂逅了一個美麗的情人,即便只是擦肩而過也難忘的那種美麗倩影。「一見鍾情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我想著。我想和她談戀愛。

 

(by Mathieu)

 

瓦哈卡(西班牙語:Ciudad de Oaxaca; 或譯 瓦哈卡市),全名瓦哈卡-德胡亞雷斯(西班牙語:Oaxaca de Juárez),是墨西哥瓦哈卡州的一座城市,也是該州的首府。瓦哈卡市老城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遺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我們在早上搭乘巴士從墨西哥城出發,抵達瓦哈卡已是下午一點多。在這座迷人的城市中,除了建築和氛圍吸引我們之外,最令我和夥伴欣喜若狂的便是「自助餐」。我們已有許久沒吃到米飯和蔬菜了,在這小鎮中竟有自助餐,且平均每人只要台幣65塊,讓我們倆吃得實在滿足。

 

 

平均每人只要2.15美元就能自助餐吃到飽,我和夥伴像是餓了許久的流浪漢一樣,前後各自裝了兩次盤,且全數吃光。自助餐廳裡全是當地人,我和夥伴顯得有些突兀。當地人帶著好奇的眼光對著我上下打量,我在心裡想,說不定我是第一個台灣人來這裡用餐的?

 

 

四月中旬剛好遇上他們的復活節,當天在瓦哈卡也碰見了特殊遊行。那模樣彷彿是台灣的大甲媽祖出巡一般,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有些人扛著耶穌神像,有些人抬著玻璃棺材,裡頭躺著另一種造型的耶穌神像。有些玻璃棺材擺上鮮花,有些耶穌神像背著十字架。

 

遊行隊伍緩慢前進,沒有音樂,沒有舞蹈,只是很安靜地在艷陽下緩緩前進。他們行進的路線中,兩旁圍起了鐵欄杆,遊客們全擠在欄杆後頭仰面看著。有些攝影,有些拍照,有些則被艷陽曬的暈眩,隨地找了花台就坐著休息了。

 

(當地的小販)

 

 

孔雀和太陽神的畫作太吸引人,且小販熱情,拿出全部家當給我挑選。我一邊選著,其實心裡是清楚的,我不會買下任何一張。因為我不想摺它,若是用捲的也不好攜帶。夥伴在一旁提醒著我:我們的旅程才剛開始,如果妳看到每一樣都想買的話,會沒完沒了。

 

我心想也是,何況早前,為了減輕背包重量,我才在加拿大丟掉了許多裝備,若是現在連一樣紀念品都克制不住的話,那也只是給自己徒增麻煩而已。

 

(園遊會中遇見的小女孩,哭了很久,父親完全放任她,一旁的狼狗耐心陪伴。)

 

(許多門前都會掛上彩帶,有白有紫,不曉得是否因為節慶所故?)

 

 

我們在這裡遇見了許多金龜車,當地人似乎相當喜愛這種款式的車子,搭配如此復古迷人的小鎮,金龜車確實很適合待在這。

 

 

園遊會圍繞著一座教堂進行著,這座教堂是Templo de Santo Domingo de Guzmán,以西班牙傳教士聖道明(Santo Domingo de Guzmán Garcés O.P.)而命名。下午的園遊會結束以後,周圍擺起攤販,許多賣著螢光玩具和吹泡泡機的小販沿街叫賣,儼然就是座大型夜市。

 

夜市的不遠處有一區是時髦餐館,看起來都價格不菲,座上賓各個都像是標準觀光客。他們吃著時髦食物,喝著時髦啤酒。我和夥伴則是走進夜市尋覓小吃。

 

 

一直以來都聽說墨西哥的玉米很好吃,這天總算抓到機會來試一試。我先是看見當地女孩抓著一支玉米朝我身邊走來,我發現那玉米上頭裹著許多特殊醬料。沿著女孩走過的路徑,來到一攤冒著白煙的小販。周圍聚集了許多人,想必是挺受歡迎的街邊小吃。

 

 

他們將整根玉米放在起司粉裡轉動,隨後撒上一些胡椒鹽和辣椒粉。玉米本身像是蒸煮的太久,玉米粒顯得有些軟爛,倒是醬料十分可口有趣,若是玉米能再甜脆一點,想必滋味會更好。

 

 

夜晚的Templo de Santo Domingo de Guzmán亮起紫色的燈光,眾人安靜地巡禮。夥伴輕輕地在一旁開玩笑的說:Sexy Jesus。

 

Oaxaca限定|梅斯卡爾酒 Mezcal

 

梅斯卡爾酒(Mezcal)是龍舌蘭酒的一種,主要產於墨西哥南部的瓦哈卡州,根據墨西哥1994年通過的新法律,只有6個行政區生產的龍舌蘭酒可以稱為梅斯卡爾酒,原料也只限在特定的五種龍舌蘭之內。梅斯卡爾酒的體積酒精度約在38至40%之間,其銷售以墨西哥內銷市場為主。(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其實在瓦哈卡市內就有許多餐館有在販售Mezcal。我們聽了餐館老闆的意見,點了三種不同口味的Mezcal。一杯是調和了琴酒,一杯像是調和了威士忌,另外兩杯都是調和柳橙的Mezcal。由於酒精濃度實在強烈,我和夥伴都一致認為,調過柳橙的Mezcal最能入喉。

 

(調過柳橙的Mezcal,這是我比較能接受的口味,另外兩種的味道實在太強烈,有點像是工業酒精,而不是在品酒。倒是喝了幾口便能感到微醺,Mezcal也非浪得虛名。)

 

Iguana Hostel Oaxaca

 

我們在這裡預定了一間Hostel,但因為夥伴不想錯過海灘,也就是我們下一個目的地:埃斯孔迪多港(Puerto Escondido),加上巴士時間只有幾個班次能選擇。討論過後,我們決定搭乘夜間巴士前去埃斯孔迪多港,因此這一晚就不在瓦哈卡住宿了。但因為先前早已在Booking.com預定了這間Hostel,前一晚無法取消更改,何況我們也需要一個能放行李的地方,因此邂逅了這間極有趣的Iguana Hostel。

 

Hostel的接待人員是個很真性情的金髮女孩,穿著一襲藍色洋裝,光著腳丫子,左腳腳踝上綁著一條幸運繩。她有點恍惚的向我們介紹著室內環境,拿出地圖要說明附近地點時卻找不到Hostel所在地,有點尷尬的笑著說:抱歉,我剛才才喝完一些Mezcal。

 

這個金髮女孩的真性情讓我想起《紐約哈哈哈》(Frances Ha)的女主角。令人意外地是,她即便有些恍惚,卻在聽完我們不會在Hostel過夜以後,主動為我們爭取福利。金髮女孩走向一旁的吊床,吊床上躺著一名男子,同樣光著腳丫子,一副悠哉的閉著雙眼,任由吊床晃動。

 

金髮女孩在悠哉男子的耳邊竊竊私語,只見悠哉男子起身轉頭看了一眼我跟夥伴,隨後揮揮手說了幾句西班牙語,彷彿是正在打盹的皇上下了命令,讓一旁的太監傳話過來。於是金髮女孩帶著好消息向我們走來,告訴我們今晚只收一個人的費用。

 

 

我總覺得,有些人即便不相識,但他們的磁場會讓你在心裡想著:「他絕對是個很酷的人!」躺在吊床上的悠哉男子就讓我有這番感覺:「他絕對是個很酷的人!」。

 

由於前一夜沒睡好,這天的我顯得特別疲倦,在逛完夜市以後,我們回到這間Hostel洗澡,等待晚間11點的巴士。我躺在吊床上昏昏欲睡,看見那個很酷的悠哉男子朝我們走來,隨後用英語和夥伴攀談。

 

他的感覺讓我想起演員馬克·盧法洛(Mark Ruffalo),我只聽見他和夥伴聊著中美洲的各個城市,隨後就跟著瞌睡蟲一起入眠了。

 

「Hey…wake up!」夥伴輕拍我的肩膀,時間已來到晚間十點,我們該動身前往巴士站了。

 

很酷的悠哉男子已經消失,送行我們的是那個金髮女孩。她依然穿著藍色洋裝,光著腳丫,熱情的與我們擁抱,祝福我們一切順利。

 

我和夥伴背著行李,漫步穿過瓦哈卡的迷人街道。夥伴突然說:「妳不能再這個樣子了。」我納悶地看著他,他隨後又說:「我知道妳有時候會有點害羞,但妳應該再更主動一些,多和人們交談,可以幫助妳練習英文或西班牙語。」

 

我恍惚的點點頭,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番抱怨?

 

「我其實很喜歡三人交談,如果妳能加入的話,偶爾提出一些問題或意見,讓對話變得更生動。但妳只是在一旁安靜地聽著,有些時候我甚至不清楚,你究竟明不明白我們的對話?我不能老是在一旁替妳翻譯,你自己該主動一點了。」夥伴說著。

 

我點頭,並說明抱歉,今天的我很累,剛才不小心在吊床上睡著了,沒能參與到對話。但夥伴又說:「不只是今晚,早些在加拿大時,妳也是這樣。我邀請妳來我家,讓妳跟我的朋友們見面,但妳卻很安靜。」

 

突然間,我哭了。我一邊忍住啜泣一邊告訴他:「你不知道我有多努力。」

 

「我就連在台灣也是如此,我其實很怕人們,我不知道怎麼開啟話題?我很努力的適應環境,結識新朋友。在台灣只有我要好的朋友才能明白我的真實個性,你不暸解我,就不要隨便批評我,你並不知道我這些日子以來所做的努力。」

 

「妳應該再放鬆一些。」夥伴說。

「所以我喜歡喝酒,喝酒可以讓我放鬆。」

「喝酒不會讓妳放鬆,那只會讓妳變成酒鬼。」

 

我們都沈默了,我的眼淚停不住。

 

走去巴士站的途中,我一直躲在夥伴的身後哭泣,我想他也知道我在哭,放任我一路這樣走著,如同下午在園遊會遇見的小女孩,不停哭著,不停啜泣。

 

「妳應該再強壯一點。」夥伴突然說,我哭得更加厲害了。

「我當初在馬來西亞遇見妳時,妳正在一個人旅行。那個妳如此勇敢,那個的妳怎麼不見了?」夥伴又說,我哭得變本加厲。

 

「我問妳,妳為什麼旅行?」

「我不知道。」

「我不想聽到這個答案,妳絕對知道的!」

我沒回答,反問著他:「那你為什麼旅行?」

「因為我想成為更好的人,當我老了,我可以成為一個好的父親。」

 

夥伴說完以後,繼續逼問著我:妳為什麼旅行?我終於忍不住眼淚狂流,抖動著肩膀說:「因為只有旅行和寫部落格時,我才喜歡我自己。」語畢,我的眼淚潰堤,背著背包的肩膀不停顫抖。夥伴看見以後,不忍心再往下追問,只留下一句:「我們現在終於認識彼此了。」

 

抵達巴士站時,我的雙眼通紅。為了避免場面尷尬,也為了避免旁人側目,我趕緊擦拭眼淚,跑去一旁的廁所清洗臉頰。回到巴士站的座位時,只見夥伴一臉著急,拿著車票向我說:「他們打錯日期了,我得去更改車票。」

 

夥伴去改車票的期間,我留在原地顧行李。前排座位有兩名年輕女孩頻頻轉頭向我看著,我害羞地想道,也許是因為我哭紅的雙眼?也或許她們只是無所事事,隨意亂看罷了。

 

幾分鐘過後,夥伴帶著改好的車票回到我身旁,像是放下了心中巨石一般的癱坐在座椅上。隨後對我說:「所以我們和好了?」

 

我點點頭地說:「我們和好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妳好^^
    每個人都有較為脆弱的一面,懂得面對真實的自己是變得更強大的必經之路。
    板主妳已經比至少90%以上的人都勇敢了,至少比像魯蛇我這樣就連台灣都還有沒去過的縣市的人還強多了~
    光是已經去過這麼多地方就很了不起,真的。

    其實魯蛇我原先只是在網上搜尋關於奇萊山的靈異故事卻反而找到這裡來(小聲
    一直很佩服旅行者這樣的人,見到這邊的文章可是讓魯蛇我開了不少眼界。
    再反觀自己就顯得更是渺小的魯蛇這樣~

    祝板主這次的拉丁美洲之旅能順利完成,Good Luck!^^

  2. 您好今天。看見您的文章,節奏好,不似這世代的年輕人擅長的亂無章法。也頗夏宇,我必須老實說。內容像旅行,很多年前在小丑必費的戀歌裡讀到相同的景況。有點~既被目為一條河總得繼續流下去~的悠哉與無奈。加油。

  3. love your blog! 非常喜欢看你写的在路上遇到种种的人。
    你很棒,加油!期待更新!

  4. 覺得咄咄逼人也太不像外國人了,
    旅伴是需要慎選的,
    不然寧願獨行,
    一開始看著你要出發,
    以為是一個人的旅行,
    結果有旅伴,
    哈哈,
    有點小小的失望,
    不過那是你的選擇,
    不管選擇了什麼,
    都很勇敢,
    因為這個「決定」,
    你有勇氣去選擇這個決定,
    我們旁人,
    都只是看而已。
    還有默默的看著你的分享!

    看著你FB底下的留言,
    每一個因為你的分享而悸動的靈魂,
    大家都超級棒,
    可是,
    每個人走的路不一樣,
    甚至你身邊的那個旅伴,
    儘管你們現在在同一條道路上,
    有一樣的目標,
    但⋯
    我相信,
    你們各自期待得到的東西,
    絕對不同,
    所以⋯

    要相信自己,
    喜歡自己本來的樣子,
    真的,
    一定要喜歡自己本來的樣子,
    加油。

    祝你好運。
    並期待你更多的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