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記】墨西哥|埃斯孔迪多港Puerto Escondido|浪聲像槍響

 

埃斯孔迪多港(Puerto Escondido)

 

▍隸屬瓦哈卡州(Oaxaca),以衝浪聞名。

▍從墨西哥首都搭乘巴士前往需12小時;若從瓦哈卡市前往則需6小時。

▍平均氣候:攝氏29-34℃。

 

 

埃斯孔迪多港很無聊,大家都在衝浪。有人說一旦挑戰過這裡的巨浪,你便能征服全世界的海浪!

 

我們總共在這待了四個晚上,住在一間夢裡(Puerto Dreams Hostel)。老闆長得像條沙皮狗,個性很好很幽默。某天晚上傳來一根菸,大家開始雞同鴨講。他的英文不太好,我的西語更不行,Matt苦坐旁邊當翻譯。誰也忘了究竟聊過些什麼,只記得天空上有一輪橘色的月光。

 

幾聲槍響讓我和Matt都震傻,後來才知道那是浪。

 

「有人說一旦挑戰過這裡的巨浪, 你便能征服全世界的海浪!」

好吧!在聽過槍響之後,我終於認同這句話。

 

(這間Hostel叫Puerto Dreams Hostel。點我看房價。)

 

瓦哈卡市到埃斯孔迪多港|Oaxaca City to Puerto Escondido

 

從瓦哈卡市過來時遇見了兩名德國少女,她們只有十九歲。正值青春年華皮膚很嫩。客氣又靦腆地詢問是否可以與我們共乘計程車?最後我們四人決定一起走路。

 

其中一名少女把GPS藏在腰部暗袋,每過一段路就得翻翻腰間口袋。

 

她們兩人長得極相似像雙胞胎,我們四人走在一塊就像爸媽帶小孩。我竭盡所能地延伸各種話題來應付這段路。你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最愛吃的食物是什麼?最留戀的城市是哪裡?

 

最後在聊到喜歡吃水果這個話題時,抵達兩名少女的Hostel,我徹徹底底的鬆了一口氣。

 

我本就不是善於交際的女孩,也早就過了青春年華19歲。Matt開始意會到我的壓抑害羞與纖細,在少女們離開以後關心我的反應。他不再責備我的安靜,像前一晚在瓦哈卡那樣的講大道理。於是乎我也接受了他的關心,我知道這是他道歉的方式。

 

 

準備離開埃斯孔迪多港時,又遇見那兩名德國少女,大家站在一起排隊買票。墨西哥人的動作極慢,只有一個窗口一台電腦。(我們站在一起尷尬地笑)。

 

總不能再從頭聊一遍喜歡吃的水果吧?(我們站在一起尷尬地笑)。

 

兩名少女乾脆放棄,走去旁邊納涼等待人潮走光,像在考卷上面全部答C然後趴著睡覺。

 

我們都不喜歡墨西哥人的服務品質,認為人民懶散無可救藥。一台巴士壞了過半椅墊,車上廁所飄出嚴重尿騷味。每到一個休息站就有小販上車兜售恐怖食物。

 

恐怖的比薩,恐怖的三明治。

 

一名時髦男子向小販問道:「Vegetable?」隨後比了比籃中的比薩。

 

Matt好心替小販翻譯,說明時髦男子是素食主義,問他有無販售素食比薩?小販無奈搖頭,Matt轉身向時髦男子解釋。他聽完以後沒有反應,揮揮手就離去。我們都有些詫異他的無禮。

 

Matt於是有點忿忿不平,叨念他們是無禮的閃光背包客。在英文用語裡,Flashpacker代表打扮時髦,只懂玩樂不懂旅行的假背包一族(泰國經常可見)。

 

「Vegetable?」變成了我們之間的秘密用語,每當遇見無禮之人,我們便會開玩笑地說「Vegetable?」

 

(恐怖的比薩,不要問我有多恐怖,你會怕。)

 

(巴士內觀。整段旅途有濃厚的尿騷味陪伴我。)

 

(搭乘的是這家巴士)

 

信用卡差點遺失的午後

 

才剛抵達埃斯孔迪多港,Matt就吵著要去馬殺雞。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美容院,卻只有一名按摩師。我把機會讓給他,自己跑去隔壁洗頭塗指甲油。美容院老闆娘很健談,霹哩啪拉的與我話家常。

 

在聊到害羞的成人話題時,大概是太忘我了吧?我們都沒發現結帳時,我的信用卡還插在機器上。Matt結束按摩以後走來找我,我還在和老闆娘閒話家常。

 

於是,我的信用卡就遺忘在美容院裡,整整兩天!

 

某天午飯,我想拿信用卡結帳,卻怎麼樣也找不到它。我著急萬分,回去Hostel東翻西找,甚至還翻了兩遍垃圾桶(本來擔心再丟發票時,連同信用卡一起丟了,雖然這機率很低)。

 

房內垃圾桶已被清潔人員清理乾淨,我跑去詢問,用破爛的西語要求翻找垃圾。清潔大媽無奈地配合我,替我翻了兩遍垃圾桶。Matt很冷靜的在一旁陪伴,最後決定回去美容院。

 

終於在看見我的卡片時,我激動地抱住老闆娘。也對自己的白痴行為感到歉意。最抱歉的還是清潔大媽,Matt於是乎在一旁叮嚀:「記得包些小費給她。」

 

(我洗頭的美容院。當天洗了頭,塗了腳部光療指甲油,還染了眉毛,總花費約台幣600元。)

 

(Matt按摩的地方,六十分鐘約台幣800元。平時省吃儉用,倒是對按摩很捨得花。)

 

放生海龜初體驗

 

某天午後我們決定去海邊,海邊也滿無聊的,倒是巧遇野放海龜的活動。在隨喜樂捐之後就會獲得一隻小海龜,接著便等待放生的時間。

 

放生的區域被圍起一條封鎖線,我們只能站在線外,讓海龜們自己爬去大海。於是,整個放生行動就像寶寶爬行大賽,我們像是父母站在線外看得著急。

 

有些海龜幸運地在第一次爬行就被海浪捲進大海裡,但多數的海龜則是試了又試,好幾次都被大浪打回沙灘上。我揣摩海龜的心情,對著大海說:「你現在是在耍我嗎?」

 

(我們得到的小海龜)

 

放生海龜的過程,我剪接了一小段影片(記得按右下角的HD與字幕喔)

 


騙人的發光潟湖

我們在Hostel看到一張相片,就像《少年PI的奇幻漂流》場景一樣,可以漂流在發光的瀉湖上。Tour價格300 MXN(約台幣五百多),會載你到一個村莊後,讓你搭上小船在完全無光害的湖上體驗「發光瀉湖」!但我想說,它根本就不會發光,即便有也很不明顯。

 

整個Tour行程大約會花上三個小時左右,如果你想要游泳也可以跳進湖裡,體驗在「發光瀉湖」裡變成「仙女」的感覺。確實有幾個女孩跳下去游泳,邊游邊說:「哇~好像魔術一樣。」但我們坐在船上,一點鬼影都沒看到(可能游泳會有一些吧?)

 

(在Hostel看到的宣傳照片,左下就是發光瀉湖,但實際到了現場卻只有滿滿失望。)

 

花了約台幣五百多的Tour,我只換回了一個故事。當時坐在車上與司機聊天,我問發光瀉湖在哪裡?他給了我一個名字,並說那裡以前都住黑人美女。也因此,村莊就叫Las Negras(有黑鬼之意)。

 

在西語世界裡,「Negro」(黑鬼)似乎沒有英語世界裡的「Nigger」(黑鬼)來得嚴重,就連黑咖啡他們也會說Negro,有黑色、深色之意。但如果在英語世界裡講「Nigger」,就會有嚴重的後果。

 

 

由於發光瀉湖太令我們失望了,於是決定去怒吃!

 

夜晚的墨西哥其實很危險,家家戶戶拉下鐵門,沒人敢在外面遊蕩。尤其是墨西哥城(Mexico City),過了晚間八點猶如鬼城,想吃點宵夜也找不到去處。

 

難得在埃斯孔迪多港,我們的Hostel附近就有一攤在賣宵夜,但可惜地是,這仍舊稱不上美味。

 

 

我也忘了這叫什麼,令人提不起勁就是了。倒是在這攤位上吃到了哈瓦那辣椒(Habanero)。

 

 

哈瓦那辣椒(Habanero)來自亞馬遜河流域,後來拓展至墨西哥。通常長度約2至6公分,辣度(史高維爾指標)可達到100,000–350,000。

 

這真的超乎預期的辣,食用前,攤位老闆娘特別警告別加太多。嗜辣的我們仍是不聽勸的加了兩匙,結果就是自作孽,辣到嘴唇腫起來,當晚的胃像火燒,持續好久才消退。

 

(街景)

 

(好幾餐都吃烤雞。有時買半隻雞回來,再自己煮些蔬菜。)

 

(外帶一份烤雞腿飯,價格約40 MXN,約台幣67。)

 

(因為食物太令人失望了,於是決定自己煮來吃。)

 

(謝謝Matt大廚,總是做菜給我吃。這道是海鮮料理,還加了一顆我吵著要吃的水煮蛋。)

 

(這道則是番茄鮮魚湯。食材皆在附近市場買來,每餐不超過台幣100元。)

 

煮飯過程沒什麼重點,但還是拍了一小段影片(笑)。

(可以按右下角的HD)

 

(街景)

 

(路過一間製餅工廠,他們做的就是Taco用的玉米餅皮。)

 

(在Pizza店的桌上驚見醬油,後來得知,當地人真的吃Pizza加醬油。)

 

(吃Pizza加醬油?墨西哥人~你們不要鬧了。)

 

(海灘附近的紀念品攤販。)

 

(紀念品攤販)

 

 

埃斯孔迪多港很熱,是坐著也會流汗的那種。食物不盡理想,價格亂七八糟。又因我們不熱衷衝浪,所以待在這裡也不知道要幹嘛?

 

會來此處,完全是為了走陸路入境瓜地馬拉。於是,我們沿著墨西哥的西南岸走,準備一路前進邊界。所以若是你問我,埃斯孔迪多港值得造訪嗎?我一定會猛烈搖頭。或許,它真的只適合衝浪者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真的好喜歡妳的文章喔!
    好像透過妳的文字我也跟著環遊了世界
    祝福妳接下來的旅途一切平安順利:)
    ps很想問在那麼熱的天氣妳有防曬嗎XD?

    1. 謝謝你 🙂 有防曬喔~但只做了基礎的臉部隔離,身體就有點隨便在防曬,所以曬得有點黑,哈哈哈。

  2. 我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
    從裡面似乎可以看到自己不被人理解的地方
    我不排斥人群 , 也極力去融入人群 , 但是對於與人溝通卻到障礙
    總覺得只有自己在說著與別人不同的語言
    不論再如何努力 , 也無法將心底所想的傳達給對方
    然而為了在這族群中生存, 最後對於時時刻刻戴著面具的自己感到厭煩

    所以選擇出走

    我不敢自稱自己是背包客 , 因為我仍欠缺著冒險犯難的精神
    對於要換好幾種交通工具才得抵得目的地的交通方式目前仍是很反感
    但我堅持著一個人的旅行

    我記得在考山路一人一手啤酒 , 跟一位英國背包客分享各自的旅行故事

    在沖繩一間小酒吧 , 跟老闆以及酒客聊天
    順便幫老闆修正他那文法錯誤的英文菜單 , 以及吃著老闆招待的烤魚

    半夜在關西機場一邊等著第一班車 , 與澳洲來的記者聊著日本人的風俗習慣
    我仍記得他告訴我 : 日本人並非英文不好 , 而是太害羞了! 若無法完美地說出英文 , 它們寧願裝傻當作不懂 .
    所以他建議我 : 若要跟日本人聊天 , 要等他們稍微喝醉以後………

    很多很多的旅行故事成就了現在的我
    對於這些陌生人
    我反而能敞開心胸與之交流

    所以
    不要這麼忌諱與旅途上剛認識的人聊天
    因為他們只會出現在你漫長人生的這一瞬間
    它們不了解過去的你 , 對於未來的你也不感興趣
    它們就只存在於這一瞬間
    所以就拋下所有的顧忌好好聊聊吧

    我覺得與這些不認識的旅人相處 , 我才真正地做回了我自己

    1. 如果要跟我聊天
      也要趁我稍微喝醉以後 XDDD

      哈哈~謝謝你的鼓勵!
      我其實也沒有那麼「避暑」啦(笑)
      只是有些人比較想聊~
      有些人比較不想聊~
      有點在挑人聊天就是了(羞)

      但我很高興你來留言
      (也很謝謝你收看我的文章)
      祝未來旅行更美好,一切順利!
      一起加油吧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