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Solo Singer民宿。18位藝術家聯手打造。用閱讀的心品味老北投

IMG_6362

Solo Singer。獨奏,歌手。意指一個人唱歌,在一個人的空間裡,與自己對話,與自己獨舞。沒有電視的房間,沒有音樂,只能寫下一首又一首的無伴奏,唱給自己聽。

它的前身是「賓城旅社」,六十年的老賓館。蘇陳冬女士從祖父那裡接手,爾後歷經北投的興盛與衰敗。藝妓與酒家女的文化逐漸沒落,掃黃勢力蔓延,一棟又一棟的賓館接連倒閉,賓城旅社也面臨收攤的局面。因緣際會,一群年輕人看見它的消息,決定接手它的命運。邀請十八位藝術家聯手打造,全棟三層樓,十多間房型,各自以「自己的房間」為母題進行創作,搖身一變成了今日的「Solo Singer」。這棟充滿老味道的旅舍,邀請每位住客用閱讀的心,品味老北投。

【 Solo Singer 】

▪ 地址:台北市溫泉路21巷7號

▪ 電話:02-2891-8312

▪ 官網:點我

▪ 海外訂房:點我

▪ 民宿特色:老宅翻修 / 藝術旅店 / 無電視 / 附早餐 / 野機車服務 / 另有咖啡廳

  入住日期:2015 / 09月  

▲雙人房(NT.3850 / 原價5500)

solo singer雙床房

▲雙床房(NT.3850 / 原價5500)無法加床。

solo singer三人房

▲三人房(NT.4760 / 原價6800)無法加床

solo singer日式雙人房

▲日式雙人房(NT.3850 / 原價5500)

solo singervip大套房

▲VIP大套房(NT.7000 / 原價10000)

以上房間圖片皆來自官網。點我看更多房型。

solo singer

A Room of One’s Own。自己的房間。當時由吳爾芙提出:「女性想創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無疑地,歷經了兩個世紀,這句話依然一針見血地佇立于這個世界,儘管兩性逐漸平等,同性戀也浮上檯面,早已見怪不怪的這個社會,卻仍然存在著某種固定意念,刻板印象,甚至於生理現象所無法平衡的,真正的兩性平權。此時,妳所需要的正是一個「自己的房間」。

Solo Singer由一群年輕人共同打造,進行老宅翻修,同時邀請了18位不同領域的藝術家為每個房間進行創作,母題就是吳爾芙的「自己的房間」。強調「用閱讀的心」好好地與自己和這棟老旅社相處。這十八位創作者,我所熟悉的只有鍾文音。過去讀過她的《寫給你的日記》。據說在此出現的房間樣貌,就是以鍾文音自己的房間溫度進行創作。除了這位作家之外,Solo Singer也出現了紙雕藝術家,劇場工作者。我入住的當晚,碰巧住進了1014。一位劇場人所打造的「金鎖記」,因為他喜戀張愛玲,因此以《金鎖記》為題。多麼有趣,說來也有緣。畢竟過去我所就讀的正是戲劇系。所以當我踏進1014時,我便知道,今晚,這就是我「自己的房間」。

solo singer

  [ 關於Solo Singer與賓城旅社 ]  

過去的老北投,在日治時期所創立的各種大眾浴池以及溫泉旅社流傳至今。其中又以「特殊服務」聞名,因而延伸出各種「附加服務」,例如「野機車」和「賓館」。當時的旅客,以男性為主(女性無法泡湯)。日本人接待軍官與貴賓,皆在他們自己的溫泉旅社。而台灣人,又以中南部上來台北洽公的商人為主,只要到訪北投,幾乎都會尋求「特殊服務」。所謂的特殊服務,不外乎就是召妓。那時候的日本人,甚至還設立了「藝妓管理所」,進行篩選與健康檢查。想要消費的顧客只要打通電話,便有「野機車」載送妓女們來往賓館。因此在當時的北投,賓館是一間又一間的開,房間數量如同妓女數量,供不應求。民國五十年代,北投的情色文化到達高峰,甚至有了「溫柔鄉」的封號。那個時代,只要說到「去北投」,就是極其曖昧的代名詞,初步估計當時的旅館多達一百多家,直到70年代,政府提出廢娼制度,不再興盛的旅館文化使得這些賓館一棟接著一棟滅亡,從原來的100間關閉至不到10間。北投的興衰,彷彿完全依附在這些旅店身上,由旅店的興建與倒閉,窺探出北投的命運。(歷史部分節錄自此,點我連結。)

solo singer

入住時,我和團隊的其中一位成員聊天,聊起北投與賓城旅社的過往。她說:「看著賓城旅社,彷彿就看見整個北投的歷史。」多麼關鍵的一句話,道盡了一棟建築物與一塊土地的關係。我問:「你們的宣傳品上印著野機車接送服務,現在還有嗎?」她微笑地點點頭,笑著說:「妳需要的話可以幫妳聯絡,那個阿伯很可愛,會騎一台很帥氣的擋車來。」

果不其然,離開Solo Singer的這天午後,我請她替我叫了野機車,想要體驗這項歷史痕跡。打了電話預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聽見一台擋車引擎,轟隆轟隆的從巷口那端逐漸逼近。年約60歲的阿伯穿著POLO衫,遞給我一頂安全帽。我心想,當時候的妓女們應該不需要這頂安全帽。任由她們的髮絲飄揚,夾帶胭脂粉和硫磺的氣味。

一趟接送大約台幣五十塊,當然是看路程長短。當時候的我從Solo Singer前往北投捷運站,所需費用只要四十塊,卻是我與整個北投歷史聯結的重要橋樑。試著回想眼前的這位阿伯,年輕時候是否也在接送?於是,整個北投的過往隨風逝去,葬送在新台幣40圓,遺留在那頂安全帽與阿伯的擋車引擎下。

solo singer

說了太多我的感觸與歷史,何不來看看新生後的賓城旅社。隱身在巷弄之間,只有行人和機車能夠穿梭,位置不甚好找,當時還尋求了一會兒。如同官網上的文字:「迷路,是旅程的開始。放空,才能容納更多。」終於在短暫迷路之後,我遇見了Solo Singer。沒有華麗的外觀,甚至沒有招牌。緊閉的玻璃大門,穿透幽微的光,門口一盆植物,幾把雨傘,我向裡頭窺探。一位溫柔的女孩接待我,開始填資料的例行作業。

solo singer

他們利用QR Code來掃描個人資訊,填寫,記錄。老時代的旅店,新時代的程式。

solo singer

這裡是接待大廳,一進門便能看見牆上的大塊方格鏡。他們說,那是賓城旅社留下來的,他們盡可能的保留旅店的風貌。底下的家具則是其中一位夥伴的,從爺爺那裡經手的。面臨搬家命運,老家具們依然展現風華,令人捨不得丟棄。聽說一開始,這些老傢俱甚至還另外租了一間倉庫來擺放,就為了不要扼殺它們。終於,Solo Singer的成立讓這些老家具們有了居所,繼續釋放它們的品味和靈魂。我鍾愛這些老古董,這些老傢伙們。但願你們繼續釋放光采,溫暖到訪的旅人。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Solo Singer的接待大廳。那些光影,那些樓階,老味道的空間十足迷人。

solo singer

接待我的溫柔女孩述說空間韻味,腳底下的瓷磚也是賓城旅社保留下來的。那些黑黑綠綠的方格,一塊一塊地印進我心底。冰涼卻溫暖,歷史遙遠卻也親近。

solo singer

最有趣的古董,莫過於這台「老式電話交換機」。過去擺放在房內的電話沒有按鈕,只能播到櫃檯。由櫃檯總機為旅客撥出電話,轉接話語。於是,這台老式電話交換機,只見上頭一洞一洞的,多根電線,又橘又綠的轉接頭標記房間號碼。那些轉接頭讓我想起現今的USB,多麼有趣。也許時過境遷,到了子孫那一輩,我們的USB也會變成這台電話交換機,佇立在角落靜默。

solo singer

據說當時還得有個接線生坐在這裡,負責轉接大家耳語。

solo singer

房客打電話到櫃檯,由接線生撥號轉聽電話出去。

solo singer

牆上掛著一幅老日曆。絨布質感,金色畫框。那些數字是磁鐵,每日更換。

solo singer

老日曆的畫框打開來,裡頭藏著字母。金色的文字跳動,像畢卡索。我問接待的溫柔女孩:「它本來就長這個樣子嗎?」疑問中藏著敬佩與情感,怎麼古人能夠如此聰明又如此有美感?那些手動的記憶,一字一字的排列今日號碼,掩蓋昨日總總。

solo singer

溫柔女孩說,抬頭看,這處通風口。在那背後是廁所,即便是通風口也有規矩。雕刻水泥印著花朵,那些老時代的美感如今變成歷史塵埃,幸好被solo singer保留了下來。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處處呈現老古董,處處藏著老品味。就連門把,也是旅行義大利時,從各家古董店蒐集而來。

solo singer

▲這裡是他們的廚房,每位旅客皆可使用。不論茶具餐盤,亦或者飲水機。

solo singer

▲冰箱內甚至貼心的準備了啤酒,如需飲用,請自行投幣50圓到前方的小罐子。

solo singer

▲民國七十年的賓城旅社,法律顧問證書。

▲房外走廊。依然保留了老瓷磚地。

solo singer

終於,要帶大家一探我入住的房型。這間房號1014,設計者是一位劇場工作者。以張愛玲的《金鎖記》為創作理念,因此房內的牆上出現許多小鎖,幾把鑰匙,幾塊金色鐵片。設計者的介紹文裡說道:「1014是我的生日,願以此作為原生之地,醞釀你們之後的每段精彩。不管如何,你需要一個空間,不用很大。可以在裡面看書,偷哭,想自己的事情。與Solo Singer對唱,然後再出發。」說來也巧,除了他是劇場工作者之外,除了他和我一樣也喜戀張愛玲之外。

坦白說,這幾日心情確實不算美麗。看見他說:「你需要一個空間,不用很大,可以在裡面看書,偷哭。」我便笑了。當然我沒有哭,旅途疲憊令我倒頭就睡。只是這番話語,像隻信鴿,從過去投遞回來給我。不是故意選擇的房型,卻巧合地將我的心療癒,多麼親密又神奇。

solo singer

solo singer

房內只有三盞主燈,另有兩盞檯燈供讀書用。因此整間房昏暗迷人,頗有王家衛電影的味道。

也許周慕雲可以待在這裡寫他的武俠小說,抽掉一包菸,等待蘇麗珍。

桌上備有茶包,還有一張小卡片,寫著迎賓話語。

這顆鈴真的會響,而且清脆又響亮。安靜的民宿,我突然按鈴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牆上掛的那把鑰匙是過去的賓城旅社所留下的,現今用的是感應磁扣。

solo singer

老旅社,新設備。

斜面的牆創造出來的三角屋頂。

牆上掛著的,是劇場工作者的作品劇照。

以《金鎖記》為題,牆上的小物述說張愛玲的文字話語。

旅行之前,我實在擔心沒有電視電腦的陌生房裡,我該怎麼度過?事實證明我想的太多,床頭邊一疊張愛玲,要閱讀她的靈魂,一夜怎麼夠。其他的房型,例如鍾文音,也擺放了她出版的書籍。公共空間裡也藏有多冊二手書,真的一點都不必擔心。

solo singer

▲浴室。

▲雖然民宿備有毛巾,但是來到北投難免泡湯,最好自備浴巾。

▲盥洗用品。

▲盥洗用品。

▲打開來,像這樣。如果出門泡湯,還挺方便攜帶。

值得一提的是這扇「一房一窗」。每個房間都有一扇窗,我的窗戶在枕頭上方。晨日東旭,陽光穿透把我叫醒。我坐在床邊看著刺眼的倒影。陽光透進窗簾,映照在瓷磚地上,形成一塊長方格。光線隨著雲朵的形狀變化,倒影的模樣也跟著變化,我就坐在那靜靜地看。瞬間一切都變得緩慢而浪漫。一房一窗,不知道是保留初衷還是新一代建造?總之理念為好,我切實感受到了。

雲的樣子改變了窗,日出在腳下。偶有鳥飛,陽光燦好。

夜裡,我出門散步。櫃檯的服務時間只到晚間十點,徒留電話,若有需要可以聯絡。

夜出散步在無人北投,巷道安靜。賓城旅社的招牌被保留了下來,置立在巷口。

▲Solo Singer隱身在巷弄裡。

▲幾盞燈籠,我笑著看,像是倩女幽魂在勾引寧采臣。

 

翌日早晨,我上樓去了公共空間。所謂的公共空間就是書房和茶室。

誰都可以來,靜靜地待在這裡閱讀,和日光相處。

陽光書房。陽台外頭就是「賓城旅社」留下的黃色招牌。

solo singer茶室

這間是茶室,圖片取自官網。因為當時門掩著,我不確定茶室在哪。

solo singer

所謂的B&B指的就是Bed and Breakfast。提供房間與早餐。這間Solo Singer的早餐很用心,我會再另寫一篇介紹。

  [ 住宿心得 ]  

我知道全台灣的各地都藏有一群人正在為老宅進行保存與修護。數量最多的不外乎是台南。只是一間接著一間地開,打著老宅名號,然而速度與產量過快過大,是否也顯得有些商業化?當然還是有一部份人,真正努力的在延續這些老靈魂。從我一踏進Solo Singer開始,溫柔女孩的導覽,細說著每一個角落,我聽到一半突然問她:「每一位旅客進門,你們都會這樣介紹嗎?」她點頭,氣氛猶如博物館導覽員望著我。於是我訝異著,入住民宿竟然還有如此服務,實屬難得。

夜裡,我待在沒有干擾的房間裡與自己對話。與張愛玲對話,與王家衛的影子對話。晨起,就與陽光對話,與窗影對話。不到10坪的小空間裡,正如設計者所說的「不需要很大,你可以在裡面看書,偷哭,想自己的事情。」於是一切都被神奇地療癒了。「你也喜歡帶點古意的小玩意嗎?」是啊!我也喜歡。那些老傢伙們散發的味道令人著迷,令人難以捨去。好險它們有了躲藏之地,陪伴旅人在這間Solo Singer裡。但願台灣各地的人們繼續努力,保存這些老回憶。別讓它們流離失所,別讓它們葬送在回收之中。不要扼殺了它們的命運,不要掩埋它們的光陰。因為它們都是一段故事,一截歷史。

Solo Singer,你並不孤獨。同你伴舞的是一段老時光,未來還有一個接著一個,滿載而歸的新靈魂。六十年的光陰,重新出發,重新燃燒生命。他們用誠懇的姿態邀請每一位旅人,抱持閱讀的心,閱讀眼前風景,好好享受與沈浸在這段老時光裡。

後記:寫完這一篇發現我好像在替他們寫宣傳品(儘管也會達到宣傳效果),但我可是付錢入住的,不是什麼業配文啊!感激不盡(笑)。

  [ Solo Singer B&B ]  

房間整潔度:★★★★

交通便利度:★★

服務品質:★★★★★

願意回訪指數:★★★★★

  [ 入住須知 ]  

►民宿鼓勵住客們自備牙刷

►pm 10:00過後請放低音量

 

 

☞ 按讚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喲~謝謝大家~( ̄▽ ̄)~

若你喜歡本篇文章,歡迎加入粉絲團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