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者為王》:今晚,我們剩得很開心。

今晚和姐妹相約東區慶生,由她挑選餐廳,挑選氣氛。店家送上一壺試管酒,那模樣像是蠟燭,替她許願。她閉起眼睛,說出了兩個願望,最後一個沒說的留給她自己。我在對面笑著看,替她拍照,隨後一支接著一支,暢談各自的生活與八卦。

我說,我最近的生活很平淡,除了工作就是待在家看片,她笑著點頭,說自己也差不多。聽說所謂的「剩女」指的是年過28歲就稱得上是剩女了。我與壽星的她,年近30,自從大學時期相識以來也近十年之久。如今,不知是她趕上我?還是我趕上她?總之,我們都單身了。

前一晚看了舒淇和彭于晏主演的電影《剩者為王》,我很不爭氣的哭了。這部作品不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都稱不上是好電影,但我還是買賬了。是啊!它鎖定的消費族群很明顯,就是衝著我們這種人而來的。而我,就那樣不爭氣地哭了。

哭,不是因為感情空窗,哭的是,原來我已經走過那麼長一段路了。

「天蠍男說他有準備禮物,叫我有空的話過去拿。」壽星的她說,語帶一點尷尬與壓抑的興奮。

尷尬的原因是,我一向不喜歡她口中的天蠍男。她們倆人一起走過三年時光,在這過程中,她遍體鱗傷。我好幾次罵過她,訓過她,但她仍舊像飛蛾一樣奮不顧身。有一晚,她在夜半打了電話來,聲音顫抖,句子都說不完整了,不斷哭泣。電話那頭是馬路的呼嘯聲,我能想像她站在街頭手足無措。

「妳可以來接我嗎?我現在沒辦法騎車。」語畢,她在電話那頭繼續哭。我要她待在捷運站裡頭乖乖等我,掛上電話我便衝了出去。直到看見她削弱的身影向我走來,哭泣的顫抖久久未平。但說也好笑,那夜過後,她又彷彿重生,一如飛蛾繼續撲火,攔也攔不住。於是我與壽星的她,就只是偶爾相約喝酒,每一次見面都在update。直到今年初,她這隻飛蛾不願再撲火,選擇告別了那位天蠍男。

日子回歸平靜,但她的臉上卻顯得落寞許多。沒了那些歇斯底里,沒了那些低聲下氣,好像生活缺少了什麼似的,從她的靈魂中抽掉了一塊很重要的東西。當然,她也是有姿色的女孩,很快地有了追求者。記得那晚,我們和一位大學同學相約酒吧見面。男同學說著他的紐約行,把理想和紐約見聞說得有聲有色。只見壽星的她對那些紐約街頭興致缺缺,自顧自地低頭滑手機,終於忍不住的秀出照片給我們看她新虜獲的小鮮肉。事情發展地很快,她和那位小鮮肉也交往了一陣子。然而當今晚再度碰面時,這個屬於她的日子,她高舉雙手說:我又單身了!

我想起今年生日,我的一位剩女好友替我慶生,準備了一顆圓滾滾的乳酪蛋糕,只插著一根0歲蠟燭。剩女朋友說:「這代表著從今天起,妳從零開始!」我把願望講得很長很久,說的內容似乎都點中她的心聲,她在一旁猛點頭。我把願望許的又飽又滿,像極那顆乳酪蛋糕。剩女朋友突然回神地說:「夠了啦!蠟油都快滴下去了。」我才甘願吹熄蠟燭,接著一起分光那塊蛋糕,日子很好,臉上的膠原蛋白也還算足夠。

那為什麼不去談戀愛呢?好男人不會自動來按門鈴的。這道理我們當然懂,但是,好難啊。

以前可以亂愛,受傷了,大不了重來一遍。但是日子久了,遇過的人多了,不免也在腦海裡先入為主地把對象們都分類了。眼前這位是典型的A男,左邊這位是典型的B男,右邊這位是C,後方那位是D,但也要小心有變形者,像是斜前方那一位,你永遠不知道談到錢或是喝了酒以後,他會不會變身成一種新型的E或G?

舒淇在《剩者為王》裡說:「很多事情只要你努力都可以爭取的。像是考試啦…工作啦…減肥啊…這些都是,只要你肯努力就有機會爭取到的。但是愛情…我上哪去爭啊?」

回顧片頭,她在還沒遇見彭于晏時所說的:「真愛啊,你在哪啊?你到底是死是活啊?」看似無意義的一句話,卻道盡多少剩女們的心?

剩者為王33

不過電影終究是電影,它就像是一塊發泡錠,投進我們心中發起效應。汽泡發完了,水分蒸發了,漣漪也逐漸平靜。「剩著,就先剩著吧。」何況今晚,我們剩的很開心。

我特別喜歡電影裡的某個場景。舒淇失去了彭于晏,日子照樣得過。她約了好姐妹熊黛林一起喝咖啡,兩人有說有笑,還一起看小鮮肉的照片。和熊黛林告別後,舒淇獨自走在街頭,面露微笑。「剩著,就先剩著吧。」那樣自主的生活不也很好嗎?

今晚當我和壽星好友走出餐廳,兩人牽著手一同走過長長的街。壽星好友撥出電話給天蠍男,相約見面拿禮物,我在一旁笑著聽。「以前總勸妳不要去撞,不要去傷,現在想一想,有個對象讓妳這樣跌跌撞撞也不差。」我笑著說,她羞紅了臉。

我想起了過去的一個對象,我們也曾經瘋狂。分開後久久沒有聯絡,卻在前幾天偶然看見他的臉書,他當爸爸了。生了一個可愛女兒,眼睛很像他。「好奇怪的感覺喔!」我說。有一個人曾經跟你一樣,像個小孩,喝醉酒會跌坐在馬路上,如今卻當了爸爸,怎麼想都好奇怪。是祝福也是開心,更多的是覺得有趣。壽星好友不改她的嗆辣本性,突然蹦出一句:「因為他升級到2.0了。」我聽了哈哈大笑。壽星好友繼續說:「ios都更新到9.1了,他還能不升級嗎?」

今晚有點涼,終於嗅到一點冬天的氣息。時間過得很快,一年將盡,聖誕節又要來臨。我和壽星好友走到馬路旁等車,眼前面臨的一座十字路口,車流量很大,亮著空車的計程車卻不多。我們吹著涼風站在街頭,看著一輛輛的計程車呼嘯而過。終於等到了一台空車,我們遠遠地招手,卻被前方的一群人攔截。爾後一台,又是相同局面。

壽星好友氣地跺腳,再轉頭看看對面的空車,一台又一台的駛離對街。她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這就是愛情啊!」我也笑了。「對街的空車很多,卻輪不到我們招手。好不容易來了一台卻被攔截。」我突然佩服地說:「光是攔個計程車妳也能有個長篇大論。」壽星好友繼續說:「最氣人的是,萬一我們妥協了走到對街,卻發現一、輛、都、沒、有!」

是啊!或許就像她說的,愛情就像等車。妳總以為台北市到處都是計程車,隨時都可以攔的到。先來的這台,外觀舊了,妳甚至可以往後退幾步,等著下一台更新的過來。於是,妳站在街角等啊等,眼看對街的人們都上車了,這頭來往的計程車卻都搖著手說不載客了。時間拉長了,妳就成了剩著的那個人,站在街角了。

「來了!來了!終於…這是真愛啊!」壽星好友興奮地大叫,拉著我的手向空中猛揮著,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告:「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計程車停靠過來,她開了車門,一把把我推了進去。我說妳是壽星,妳先上車,我再攔一台就好。只見她瀟灑地笑一笑,說道:「不著急!讓天蠍男等著吧!」於是我在她臉上看見從未有過的自信。那些曾經的低聲下氣跟委曲求全,如今好像都不關乎她。就像那顆乳酪蛋糕上頭的蠟燭一樣,從今天起,妳就是從零開始。

也許是因為單身?也許是因為那位小鮮肉的經歷?讓壽星的她走著走著,走到了今天的模樣。也許在旁人眼裡看來,誰都沒有變,但是回過頭一看,卻什麼都變了。走過,痛過,哭過,瘋過,也笑過,珍惜過。難得放空自己休息一下,這樣剩著不也很好嗎?畢竟ios都更新到9.1了,我們可能還在1.0階段,未來的日子還很長,關卡還很多。更新提醒尚未響起前,就先剩著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