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記】穆斯林女人 / 花樣年華 / 崩壞的馬亞貝 / 微日記(下)

 (Photo From《 Nader and Simin》2011 )

/

【穆斯林女人 Muslim】

「妳沒發現路上都沒有狗嗎?」Matt問我,我才驚覺這一路上看見的都是貓,一隻狗都沒有。

當時的我並不以為意,心想可能只是沒碰到狗兒,僅此而已。倒是路上的貓很多,隨處可見。我們從蘭卡威(Langkawi)到檳城(Penang),時時刻刻遇見的都是貓,從未見過狗兒的蹤影,即便有也不及貓多。

「我真是受夠她們總得遮住自己的臉和身體,那是非常不自然的,為什麼要這樣?」Matt繼續說,我繼續不以為意。

回國後,我才驚覺自己老是這麼後知後覺。正在旅途中的我,像個拼命三郎,總是踩緊油門,飛快地往前衝,從未思考過身邊的一草一木為何會長成那樣?及其背後隱藏的美麗與哀愁。

是啊!為什麼那些女人總要遮遮掩掩,蓋住自己的臉孔與身體?只露出一雙神秘雙眼?

甚至,為什麼路上看不見一條狗?

馬來西亞是我一個人旅行的第一站,首當其衝,帶給我的文化衝擊卻是如此慢半拍,直到我回國後才驚覺:他們是回教國家!

旅行前當然多少有些概念,因此當我真正看見滿路上都是裹著頭巾的女人時,並不感到訝異。

但我的理解是,因為種族多,自然會有回教信徒,也就理所當然的會有裹著頭巾的女人。

但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

首先,馬來西亞究竟是不是回教國家?這是個極其複雜的問題。據2001年統計,馬國已有六成以上人口信奉伊斯蘭教。前首相馬哈蒂爾也說:「聯邦憲法也沒有明確註明我國是世俗國還是伊斯蘭國,不過根據我們的定義,馬來西亞是伊斯蘭國,因為這地位受到世界很多伊斯蘭國的認可。」(文章出處:點我)。然而,在這句話的背後其實涵蓋了許多政治手段,許多我們外人無法理解的龐大歷史哀愁,涉及更多的是馬來人的身份認同,華人與印度人的反對聲浪等諸多問題。

我想,自助旅行好玩的地方就在於:沒有導遊。

所有的資料背景都得自己做功課。而且是「慢半拍」的做功課,至少我是如此。

先去看世界,再回頭查資料!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這句話只有真正上路過的人才能切身體悟。

過去枯坐在教室裡頭面對黑板,這些歷史塵埃哪容得進腦袋?

於是我在搜尋資料時發現,這個神秘的宗教竟是那樣遠,又這麼近。遠在我從未深入了解可蘭經教義,近在那些裹著頭巾的女人穿梭在我身邊,甚至與我共餐,我卻沒有仔細端倪她們究竟該如何隔著頭紗進食?這麼一想時,突然沮喪,我的旅行像是白跑了一趟。

/

「妳沒發現路上都沒有狗嗎?」Matt問我,我才驚覺這一路上看見的都是貓,一隻狗都沒有。

當時的我並不以為意,心想可能只是沒碰到狗兒,僅此而已。

如果早些時候查資料,如果早些時候對馬國究竟是否為伊斯蘭國感到好奇的話,那麼在Matt問我的當下,我便能回答他:是的!因為回教徒不喜歡狗。

我們所能了解的只有回教徒不吃豬肉,厭惡豬,甚至連開口說出「豬」這個字都不行!

沒想到,他們連狗也厭惡。

一本世界上最令我費解的讀物:可蘭經!

在可蘭經的教義中,狗是不潔之物。若被狗碰到就得洗手7次(為什麼非得7次?)。

「妳敢對著可蘭經發誓妳沒有說謊嗎?」

我想起《分居風暴 Nader and Simin》的最後一幕,伊斯蘭信徒的看護因為私人因素暫時離開男主角的失智父親,差點令他喪命。男主角告上法庭,看護則是振振有詞,直到男主角拿出可蘭經,要她在那本世界上最令我費解的讀物前立誓。

「我真是受夠她們總得遮住自己的臉和身體,那是非常不自然的,為什麼要這樣?」Matt繼續說。

而現在我能告訴你:因為「你應當對你的妻子、你的女兒和信士們的婦女說:她們應當用外衣蒙著自己的身體。這樣做最容易使人認識她們,而不受侵犯。(可蘭經33:59)」

如果你看得懂繁體字的話。

/

頭巾分成很多種,大致上是因為有些教義嚴格,有些則不。信奉伊斯蘭教的信徒又可細分很多種(真是複雜)。

我在檳城(Penang)見到的多是較不嚴格的那種,通常可以露出整張臉,不用包住身體。

離開蘭卡威(Langkawi)準備前往檳城時,在船上,與一名帶著孩子的穆斯林女人比鄰而坐。

她就是標準的嚴格守法的那種!

全身上下包得密不透風,僅露出一雙大眼,那眼睛很美,卻也只有這眼睛露出世面,透著光,像極欲告訴這個世界一些什麼。

但那「什麼」(如果在村上春樹的書裡,這兩個字上面會有黑點)

會不會依然甘願忍辱?降低地位只為了馴服於男人?

(很明顯地是因為這篇太嚴肅,插播廣告賺收視率)

那本全世界最令我費解的讀物也許會說:此自拍之暴露行為嚴重傷風敗俗,誘惑,低俗之廉價可憎。

有趣地是,遊走在東南亞大小群島中,無一不身著比基尼、短褲。

我們這些暴露之人與穆斯林相坐,甚至同一車廂,同一飯桌。

看著他們用右手抓飯吃(左手也是不潔代表),我們暴露之人使用刀叉,不解他們為何要用手抓飯?而他們同時也不解我們為何能如此傷風敗俗、愚昧墮落?

更墮落的是把它具象化(噗)

這是我在泰國普吉島(Phuket)看到的,幾乎每個夜市都會出現。這倒挺新鮮的,因為在這之前我從未見過,包括曼谷和清邁,沒有一處有賣這種東西。獨自猜想,也許是因為曼谷和清邁的寺廟僧侶多?比起那些處處林立廟宇的城市,這座彷彿是獨立世界的普吉島充滿外國遊客,又以穆斯林最痛恨的西方墮落文明之臉孔最多,才會明目張膽販售這些不潔之物?

不潔之物?他不也長在你身上嗎?

不過我倒不會對穆斯林男性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類的事反感。

畢竟自古以來全世界的男人都如此不是嗎?

在中國,男人要女人裹小腳;在西方,男人要女人穿緊身束腹。

我在泰國清邁參訪長頸族(Long Neck Village)時也總是想起這些老問題。

為什麼全世界的男人總要對女人進行一些殘忍行為,而女人們也總是配合呢?

/

「妳敢對著可蘭經發誓妳沒有說謊嗎?」

於是,在《分居風暴 Nader and Simin》的最後,穆斯林女人沈默了。一場看似西方文明樣貌的婚姻觸礁議題,掩藏的卻是對自身宗教的解構,非常有趣。

若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要看看她們究竟是怎麼隔著頭巾吃飯的!

/

▲ 在飛機上看見的讀物。心裡想著,下回去瑯勃拉邦(Luang Prabang)吧!

▲ 小吳哥(Angkor Wat)

【花樣年華 In the Mood for Love】

「如果你有一個秘密,可以對洞述說,然後把洞埋起來,這個秘密就會永遠留在洞裡。」

電影的最後,周慕雲來到柬埔寨,在Angkor Wat的牆上找到了秘密的出口。

「妳是不是有打電話給我?」

「……太久了…記不得了。」

蘇麗珍轉身,周慕雲的嘴角顫抖。

這是被王家衛剪掉的片段(文末附上)

在正式版的電影中,只見梁朝偉對著洞講話,講些什麼聽不見,就像《春光乍洩 Happy Together》裡,黎耀輝對著錄音機顫抖雙手,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可能是錄音機壞了。

「如果我多一張船票,妳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如果還有一張船票,你會不會帶我一起走?」

太黏膩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被剪掉的那些畫面其實頗像搞笑片?

我也像搞笑片。

在吳哥窟裡全身黏膩全身鬆散全身不耐!

高溫40多度的柬埔寨,我壓根不想找那個洞。

什麼周慕雲,什麼蘇麗珍,什麼船票,什麼秘密。

我只想回Hostel吹冷氣喝啤酒用免費WiFi。

/

▲ 攝於泰國普吉島(Phuket)。

不知道他究竟是喜歡《葉問 Yip Man》 還是《一代宗師 The Grandmaster》

/

【崩壞的馬亞貝 The Beach】

這裡是泰國普吉島(Phuket)的Maya Bay。也是電影《海灘 The Beach 》的拍攝場景之一。

電影中,李奧納多和另外兩名傻蛋準備游泳前往「烏托邦」時,眼前的那座海灘就是Maya Bay!

因為電影的關係,加上這裡的景色太美,是到訪普吉島不可錯過的跳島熱門首選。卻也因為如此,我心目中的烏托邦大大崩壞…

▲ 登愣!全是人!

這只是海灘的一小角。

我們乘坐的快艇才剛靠岸,身後一個女生就說:「Wow…it’s like a Zoo.」

只好以丹尼·鮑伊(Danny Boyle)當初捕捉到的小島風光為此默哀一首歌的時間

最後附上花樣年華 In the Mood for Love 被刪減的片段

(這段是吳哥窟 – 不為人知的重逢)

(這段就超像來搞笑的)

(最後這段故意找個極像劉嘉玲的演員,到底是要錶誰?)

每次都像擠檸檬汁一樣一點一點地擠出旅行回憶,其實滿有趣的!

還有一些龐大記憶資料夾運作需要時間處理,會陸續寫在遊記中。

希望這篇大家看得開心 🙂

↓↓↓  點我看更多東南亞旅遊文章  ↓↓↓

♥ 喜歡我的文章,請按讚? 分享喔!謝謝大家 ♥

↓↓↓  不想錯過即時動態,記得按下「搶先看」  ↓↓↓

追蹤我的母鹿(S.Wan),在粉絲專業的「已按讚」欄位點選搶先看,

可以即時掌握S.Wan最新PO文,讓你不再錯過更多的旅遊資訊!

【延伸閱讀】

【旅行日記】旅途中幫助我的人 / 那些孩子 / 文化衝擊 / 微日記(上)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