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記】關於豔遇:從蘭卡威到檳城、從Before Sunrise到Lost In Translation。

關於豔遇,我從未想過,即便有也沒想過會是老外。他就那樣出現,帶著笑容問我從哪裡來?台灣。我回答。你呢?換他回答加拿大。他有一半的泰國血統,這讓他看起來與其他白人不一樣。又因為在成都教書的關係,會說一點中文。彼此聊天的時候,我試著練習英文,他試著練習中文,如果遇到我們都不了解的詞彙時,我們拿出google翻譯。

從他上車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這會是一場豔遇。

那是我獨自旅行的第三天,我在蘭卡威準備搭船前往芭雅島。小巴士會去各個飯店接送顧客,隨後載著大家前往碼頭。他是最後一個上車的,看見他後,我在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這傢伙挺可愛,如果豔遇的對象是他,我可以!

於是,這個念頭變成一個魔法。他上車以後,回頭觀望車上的人,看見了我,曖昧就在那一瞬間展開!

這個Cute guy叫Matt,剛結束印度的旅行。馬來西亞是他的最後一站,隨即就要回去成都了。

我有多幸運,我在心裡想著。眼前有個正在流浪的男人,渾身魅力,和我一樣正在享受一個人的旅行。

「Bingo!」我在心中打記號!

「妳不下水嗎?」Matt問我。

我有點難為情,因為不想曬黑,所以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浮潛,因此我也沒有準備泳衣。

芭雅島是著名的浮潛聖地,最具特色的就是有許多小鯊魚,當你在海中浮潛時,可以與一群鯊魚共游。

「那妳幹嘛來?」

「我想拍照,寫部落格!」

「妳應該試試的!那裡有很多珊瑚。」已經去過一趟海裡的Matt說。

「ok…假如妳怕的話,我可以帶著妳。」

「可是我沒帶泳衣!」

「太陽很大,衣服一下就乾了。拜託妳不要想太多,其他人根本不會管妳。」Matt繼續說,我有點動搖了。再看看周遭的旅客,大家自顧自地浮潛游泳,如同Matt所言,根本沒有人會鳥你。

「Ok!」我說,隨即挑選裝備,脫了鞋子,跳進海裡。

「放心!我會陪著妳!」

我們第一趟先在岸邊試游,等到我沒那麼怕水,也不那麼害怕別人的眼光時,Matt提議去遠一點的海裡看看。他在水裡牽著我的手,我們一起游到遠處。在海中,他偶爾用手比著風景叫我看,偶爾舉起我的手去碰觸迎面而來的魚群。有時遇到疑似有毒的水母時,他在水裡搖搖手叫我退後,接著一起游到另一頭去避開水母。

我們游了好長一段路,等我抬起頭一看時,我們已經距離岸邊好遠了。

「妳看!妳比剛才的自己更勇敢了。」Matt說。

在我們相處的這幾天裡,他總是這樣說。他就像一名導師,教會我許多。他總說放輕鬆、微笑,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慌張。如果你走進一家餐廳,看不懂菜單,妳只要微笑,店員說了什麼妳就點頭,總會有食物上來的。

「謝謝你。」在即將分別的最後一晚,我對Matt說。我很感謝他教會我許多事情,讓我知道如何成為一個放鬆又懂得走進當地生活的旅人。既然我們都那麼渴望與眾不同,在成為與眾不同的旅人之前,還必須要有點要領。而我很幸運地,在剛剛起步之時就遇見導師。儘管他小我一歲,但顯得比我成熟許多。

「所以…謝謝你。」我再說。

Matt很意外,他當了這麼久的老師,有時也會對學生感到沮喪和失望。如今卻在一個認識不到三天的陌生女孩口中獲得感激,於是,他也謝謝我。

「我知道妳是大女孩,妳很堅強,妳不會有事的。」在最後一天分離時,Matt這樣告訴我,而我也只能瀟灑地點著頭。

相遇的第一天,離開芭雅島後,我們決定一起吃晚餐。小巴士輪流載著大家回到住宿地點,Matt先下車,答應晚點來找我。我回到Hostel洗澡,準備晚餐約會。我在心裡想,豔遇的過程是一場「濃縮」。彷彿在上演一齣90分鐘的愛情喜劇。相遇、晚餐、散步、相戀然後別離。我們必須把握短暫的相處時光,把所有愛情電影的環節都上演一遍。

「Love is a idea!」Matt說,當我們聊起愛情時。

「而且還不是妳自己的idea,是電影的,是流行歌曲的,是所有童話告訴妳的,但是當妳真正存在一段關係之中,妳就知道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Love is a idea!」Matt繼續說,並帶著嘲諷地說著:「而且人們總是在喝醉時說我愛你!」

我開玩笑的對他說我愛你,一面搖著我手中的啤酒罐。

「Ok…That’s get married!」

我想,豔遇的好處就在於你可以肆無忌憚地說出浪漫話語,如同那些法國電影。你不必負責任,因為妳們都知道這終將結束。就像一個演員一樣,在殺青之前,你可以盡情表演,忘我展現。

當晚的蘭卡威非常美妙,我們在一座美好的沙灘上喝酒,滿天星斗,月亮低低的垂掛著。周遭有幾間酒吧,他們在沙灘上放置蠟燭。微風吹拂,有幾個當地歌手拿著吉他在唱情歌,我跟Matt一起赤腳散步在沙灘上。不停聊天,聊家鄉,聊食物,也聊種族、旅行、糗事、戀愛事蹟和刺青歷史。

因為他沒有計劃下一站要去哪,因此陪著我一起來到檳城。我們在蘭卡威的夜裡約定隔天一早7:30在我的Hostel門口見,沒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我怎麼會犯這種愚蠢錯誤?」我想起《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心裡想道:如果早上他沒出現,那就好笑了。

「他會出現的。」臨睡前我告訴自己,也如願地在早晨七點半看見他的身影。

Matt揹著後背包出現,手裡拎了一個小包,裡頭裝滿在印度買的香料。

我們決定一起搭計程車前往碼頭。我轉身向Hostel的櫃台請求叫車。櫃台小姐看了我一眼後再看看Matt,她的臉上散發一種奇特的笑容。我知道那〝笑容〞是什麼意思。但我無所謂,我在旅行,而我也的確在豔遇。

「一個人旅行的好處是,有時你會很容易遇見志同道合的人,你們的想法一樣,所有事情都會變得很容易。」他這樣告訴我,但我還是保留自己的想法,畢竟我總感覺一路上遇見奇怪的人的機率會高出許多。就如同我們抵達檳城後遇見的一些人。

「台灣也講福建話!」三輪車的司機說,他的皮膚都皺了,初步估計有60歲。

因為我老早就訂好所有住宿,因此抵達時,我先是陪著Matt去找落腳的地方。搭上三輪車時,我突然重新擁有話語權,整路上都是司機與我在講台語,換Matt成了局外人。

我認為司機很好,很熱心。他載我們到一間旅社問房間,但Matt認為價錢不漂亮,而且在炙熱的檳城裡,他需要冷氣。老司機不爽了,頻頻賴著Matt不肯罷休。因為他的錢是仰賴旅社的,若是拉不到住客,他就沒有小費。

Matt和老司機爭辯了一會兒,我在旁邊看覺得有趣。大約花了五分鐘的時間,老司機才肯放Matt走,我們繼續尋找下一間旅店。

▲ 我們的行李與三輪車。奇怪的是,檳城裡所有的三輪車伕都很老。平均歲數都有60歲。

我們遇到的第二個奇怪傢伙則是非常有趣。他一頭亂髮,混身酒氣。他的工作就是出租摩托車給遊客,並不斷地叨念自己的車種很新很好。我跟Matt在第二天決定騎車去檳城國家公園,於是跑來向這位奇怪男人租機車。

「噓…過來…過來這邊…」奇怪男子對Matt說,並把他叫去角落。

Matt付了機車的錢,等待奇怪男子找零回來,但奇怪男子卻東張西望,並命令Matt到角落來拿找零的錢。那模樣就像是藥頭在兜售毒品一樣,不過就是幾十塊的零錢,他卻上演一齣隨時會被臥底警察衝出來逮捕的戲碼。

Matt一邊笑一邊回頭看我,我也在另一端笑。

▲ 夜晚的檳城街頭,一群跳街舞的韓國男孩。

午後,我們去了著名的姓氏橋,令人絕望的景點。酷熱的天氣只想讓我們回去吹冷氣。草草拍照,決定離開,就在姓氏橋的入口遇見了一群韓國男孩。他們打扮時髦,嬉鬧,狂笑。到了夜晚,我們又遇見了。他們就在「愛情巷」裡,那個奇怪男子出租摩托車的攤位前方跳著街舞。周遭圍著一群老外在鼓掌,韓國男孩們跳得使勁,老外們也看得開心。

我跟Matt人手一罐啤酒,走過他們身邊。

我想著:在愛情巷裡,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但我跟Matt沒發生任何事情,只是迅速的談了一場戀愛,實現一個「Love Idea」。

「你會寂寞嗎?」最後一夜我問他。

「對什麼感到寂寞?」

「就是不斷遇見人,然後別離。」

「有時候。」

「現在是那個時候嗎?」

「當然,但我想這就是人生,當我每一次與人分開時我會這麼想。」

我告訴他,忘了在哪一篇文章看見,某個女孩說了關於豔遇的事情。在文章的結尾說了一句非常浪漫的話:旅行讓我們學會告別。

「The hardest travel lesson is learning to say goodbye.」

不容易,但迫在眉睫而且勢必得去做。

「我知道妳是大女孩,妳很堅強,妳不會有事的。」Matt說,我很酷的點頭。

相遇的第四天早晨,他要趕往吉隆坡機場。臨走前,他不斷叨唸各種旅行毛病要我注意。提醒著柬埔寨、提醒著泰國、提醒著各種我可能會碰上的問題。

接著他收拾了自己的背包,走到櫃檯處叫了一輛計程車。

「妳還好嗎?」他問我。我繼續很酷的點頭。

「如果妳有任何問題,第一時間告訴我,ok?」

兩分鐘後,計程車來了。他把行囊交給司機,司機先行一步走去車旁。

他轉過身朝我走來,我們擁抱。

「我們會再相見的,有一天。我答應妳!Ok?」Matt在我耳邊說。

隨後離開我的懷抱,走到計程車旁,上車,我立刻轉頭。

我不想看見他在計程車裡的背影,也不想我自己在後照鏡中越變越小。

我不確定計程車是何時駛離愛情巷的?我只是一股腦地想著:ok…妳又一個人了!眼前的事情就是想辦法租一台腳踏車,妳還得去蒐集素材寫文。

我獨自走到巷口,詢問每一間單車行的價格,拿出護照,留下資料,給錢,找錢,選一台喜歡的單車,接著上路。

就這樣,很簡單地結束了。就像一場90分鐘的電影。

柬埔寨的巴德望是Matt推薦的,本來只打算待在暹粒市的我,最終還是踏上了他口中的美好。就在我搭乘巴士從暹粒市離開的途中,我想起了他,然後想起《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的最後一幕。

許多影迷都在猜,Bob最後到底在Charlotte的耳邊說了什麼?

我想,我已有了答案。

獻給那些Love Idea。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這篇真的寫得很好,如你說的一部九十分鐘的電影,一晃就過了,可是卻有什麼被留下了。
    前前後後讀了好多次,實在非常喜歡這篇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