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療師日記|希臘科孚島Corfu|島上的植物

一個月的義大利之旅,希臘並不在我們的預料內。某一天看見有船班前往希臘,也就二話不說地出發了。只是我們拜訪的並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那種藍白國度,不喜觀光勝地的我和馬特先生刻意選擇了較為冷清的西希臘。

 

科孚島(Corfu)又稱克基拉島,是愛奧尼亞海群島中的第二大島,也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親王(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的出生地。

 

島上仍有許多遊客,特別是幾個知名的海灘(尤以島上南部為主),為了避開人潮,我和馬特先生選在島上的中西部定居,一個叫作帕萊歐卡斯提撒(Palaiokastritsa)的區域。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待在這裡的三天是我整趟旅行中最快樂的時光。我喜歡那種幽靜和慵懶,無人打擾的下午,我和馬特先生慢步在島上,細細觸摸一株又一株的植物。

 

 

島上的柏木和橄欖樹幾乎霸佔了島的一半,更別提那蠻橫生長的鼠尾草。

 

我不是很敢肯定眼前的柏木群就是精油中常見的那種絲柏(Cupressus sempervirens)?從義大利的羅馬開始,幾乎無處不見他們的蹤跡。我去摘了幾片葉子來嗅聞,但聞不見任何氣息。

 

 

在島上我看見了非常多的鼠尾草,可惜我這資淺的鼻子實在無從判斷他們究竟是誰?起初我喜出望外,心想著:鼠尾草,又在希臘,難不成就是希臘鼠尾草(Salvia fruticosa / Salvia triloba)?事實證明我想太多,因為看花序的模樣也和希臘鼠尾草完全無關。

 

這是希臘鼠尾草(Salvia fruticosa / Salvia triloba)/ source: wikipedia

 

這是我在島上看到的品種(Jerusalem Sage / Phlomis fruticosa)/ source: wikipedia

 

谷歌後發現我在島上看到的是名為橙花糙蘇的唇形科植物,英文俗名是Jerusalem Sage,學名為Phlomis fruticosa。據說葉片嚐起來是甜的,目前尚未發現有產精油(如果我有寫錯也歡迎告知)。

 

 

在島上散步時我看見了非常多的野生胡蘿蔔籽(Daucus carota)。沒有什麼道理可循的四處生長著,不像我在重慶看見的他們是比較喜歡逐水而居的。

 

雖然上述的鼠尾草也四處生長,但不知怎麼的,胡蘿蔔籽就是顯得比較優雅。相形之下,上面提到的鼠尾草根本就是在亂來(笑)。

 

島上隨處可見的胡蘿蔔籽(Carrot Seed / Phlomis fruticosa

 

在廢墟裡生長的茴香(Fennel / Foeniculum vulgare

 

私自猜測是穗花薰衣草但不敢保證。

 

島上的松和掉落滿地的毬果。

 

馬特先生找到了一條小徑可以通往山頂,如果我們屏棄正常的柏油道路,而是選擇這條無人煙的山坡小徑的話,不但可以爬上山頂眺望整座科孚島,還可以省去爬柏油路的一半時間。

 

起初我興致勃勃,但當我穿著短褲走過充滿鬼針草(Bidens pilosa)的山坡小徑時,我氣得哇哇叫,一直很後悔怎麼答應了馬特先生要來冒險呢?但也因為這樣的小徑,才得已讓我看見了更多植物的原始樣貌。

 

山林間的橄欖樹,如詩如畫。

 

我著迷於沿途撿拾掉落的松果,但這對於生長在加拿大的馬特先生來說並無吸引力。

 

這題我實在答不出來 😐 我能肯定他是羅勒,外型比較像是檸檬羅勒(Lemon basil / Ocimum × africanum)但我印象中,聞起來實在沒有檸檬香氣,反倒是百里酚和香荊芥酚的那種炙熱又強悍的霸道氣息較為強烈。

 

 

爬上山頂時,那裡有一座教堂,入場需收取門票並且禁止裸露肩和大腿。我在門口租借了一件披肩和圍裙。教堂內部則有座花園,十足的地中海風格。園內種植了各式各樣的盆景,儼然就是整個地中海的縮影。我看得忘我,完全忘記自己是來參觀教堂。

 

 

島上的紀念品專賣店是我旅行至今,第一次想要大肆收刮的場合。尤其是牛至(Origanum vulgare);他們把曬乾的牛至整捆綁起來,拿來泡茶或者用以煎煮紅肉的佐料。

 

像這樣整捆綁起來的野馬鬱蘭(俗名牛至)讓我想整把帶回家。

 

最貼心的是還有這種小包裝禮盒,我在這裡根本失心瘋。

 

喜愛料理的馬特先生和我在香料這一話題上是好搭檔,僅管他也如此著迷於各式香草,但連他都認為我買得太誇張,頻頻阻止我說:「妳的背包塞不下。」

 

 

手工橄欖皂也是必買單品,就在衡量自己的背包空間以及馬特先生碎碎念的情況下,很客氣的只買了三塊,其中一塊還加了蜂蜜,那質地簡直棒透了。

 

 

我們在島上散步時,沿路的橙與無花果有時會零星散落。馬特先生撿起其中一顆無花果,外型幾乎姣好,他用袖子擦一擦便往嘴巴裡送。起初我相當反對他這樣的舉動,但就在我們停留在某一顆植物面前時,身後一棟建築的二樓陽台上傳來一位老奶奶的呼喊。

 

老奶奶比手畫腳,我本以為是她在警告我們不要偷摘水果,但是她臉上堆滿笑容;隨即她從那棟建築物走出來,來到我們面前並且摘下水果交給我。

 

「吃,吃。」老奶奶說著希臘語並且揮動手掌心。

 

我仍然不知道那水果是什麼但是我吃得很開心。我們摘了一些橙和無花果離開了老奶奶的視線,一邊吃著一邊繼續走回山間小徑。順帶一提,希臘人似乎很喜歡「肢體碰觸」;老奶奶在分享她的果園時一直“撫摸”我的手臂,這是我來到這座島上後,第二次發生這種情況。

 

第一次發生在巴士,我們正從碼頭要前往民宿。一位年邁的老婦人嘴裡有顆金牙,她坐在走道的另一側,每當巴士經過一處教堂時,她便手畫著十字架做祈禱狀。我和她四目交接,她微笑,露出金牙。隨後開始碰了我的手臂大約四次,那種“撫摸”方式像是在叫小孩乖,要乖乖長大的那種。我當然很不習慣,但後來發現這似乎是希臘人的常態也就不以為意了。

 

科孚島美景。

 

希臘是神話裡的眾神之地,實際走一遭,那無疑也是植物們的家鄉。旅行結束後的我們仍是對科孚島念念不忘。如果還有機會再訪,我一定要拖著箱子去,裝滿牛至胡椒百里香;各式大小的手工橄欖皂而且誰都不能阻止我! 😆

 

關於作者

只是一名喜歡寫字的普通人。跟著魁北克男友在世界不停移動,背包流浪。目前定居成都中,時常要翻牆   © Copyright 我的母鹿 WonderMulu  2014-2019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